周末随感

2016-07-24 18:07:48   最后更新: 2016-07-24 18:16:10   访问数量:396




近一两个月来,博客更新频率有些太低,有挺长一段时间没怎么更新了吧,想来一是六月以来房租到期,找房搬家,耗时费神,让自己陷入了一个不太好的心态,而于此同时,进入夏季的燥热也让人有些心烦,另一方面,订单服务化如期展开,紧张的工作一改之前的按时下班,需要考虑的东西多了,遇到的问题也是层出不穷,时间也就少了很多,平常也更是没有了去钻研些业余的东西的心情了,而另一方面,自五月底,开始练字,虽然每天练习一页纸,并没有耗时过长,但是不经意间,自己对文房用具、笔墨纸砚、书法家们等等的格外关注,浪费了闲暇的很多时间,占用了不少的心力,也就没能够再腾出时间来进行技术的钻研了,又到周末,好好想了一下,近来状态确实需要调整,总是在遗憾时间匆匆不逮,事实上还是自己浪费的时间太多了吧,调整调整心情,重新上路,业余时间还是需要继续读书和深入技术的

技术这个方面,连月来的订单服务化工作遇到的最主要的也是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并发问题,正如我的另一篇博客中提到的,遇到了 java 原生 rabbitmq 包在创建 channel 时由于加锁,致使复用同一个 connection 的多个线程阻塞等待锁而导致了大量的失败和超时,而换用 org.springframework.amqp.rabbit 包后,问题立即得以解决,而事实上,这个 spring 封装的 rabbitmq 包所做的仅仅是增加了两个 List 来缓存创建的 channel,这样就解决了上述的问题,同时,在业务中多次使用过 Callable 接口来创建多线程并发请求,从效果来看提升非常显著,然而,这一方面仅仅是通过一些网上博文的学习而依葫芦画瓢,缺乏系统的了解和清晰的认识,所以从下周开始准备读读《java 并发编程实战》,对 java 并发编程更加加深进一步的理解,避免未知的坑出现

 

今天是连续练字的第 63 天,63 天坚持笔耕不辍,从字体上来看,变化还是非常明显的,虽然还远远达不到“好看”的标准

字丑一直是学生时代的一大遗憾,虽然小学的时候短暂的摹写过一段时间的庞中华钢笔字帖,然而收效甚微,一来摹写时间太短,二来摹写本身就是一个并不十分见效的手段,仓皇练字仓皇搁笔,未能坚持不懈,也就一直保持了非常丑的字体,遭遇的冷嘲热讽也是不绝于耳

如今作为程序员,事实上并不怎么写字了,之所以突然心血来潮提起笔来,其实也并没有想要把字写到一个什么程度,只愿宁心静气,弥补一些不足,少一些遗憾

每每十分欣赏古人端忧多暇,遇有悄焉疚怀不怡中夜之时,辄沉吟齐章殷勤陈篇,抽豪进牍挥洒自如,也曾想要练一手漂亮的软笔书法,体验研磨挥洒的畅快与自在,然而毕竟如今工作繁忙,难以有大块的时间去练习精进,所以也只好用田英章的钢笔字帖来入门硬笔楷书了,两个月来,确实有所进步,不过路还很远

中学学习英语的时候,非常喜欢一篇课文,《新概念英语第二册》第20课,One man in a boat:

Fishing is my favourite sport.  I often fish for hours without catching anything. But this does not worry me. Some fishermen are unlucky.

Instead of catching fish, they catch old boots and rubbish. I am even unlucky. I never catch anything -- not even old boots.

After having spent whole mornings on the river I always go home with an empty bag.

'You must give up fishing! ' my friends say. 'It's a waste of time! '

But they don't realize one important thing. I'm not really interested in fishing. I am only interested in sitting in a boat and doing nothing at all!

 

非常欣赏文中主人公达观的生活态度,很多事情并不是为了去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而是去享受这个过程中的幸福

 

 

昨天看到今日头条上有新闻称,近来田蕴章老师又在抨击王镛先生的书法为“丑书”,引来比较大的争议,在知乎上,我也回答了一个相关的问题

事实上,书法作为一个实用艺术,他与其他实用技术不同之处在于它具有很高的艺术性,而与其他艺术作品不同之处又在于他又有着很高的实用性,艺术性就意味着,欣赏相应艺术作品的人需要一定的艺术功底与欣赏眼光,而实用性又让书法走入了寻常百姓家,成为一件雅俗共赏的艺术形式,所以不同的人对书法也就有着不同的读到见解

田蕴章老师批评王镛先生为“丑书”事实上是可以理解的一件事,正如历史上,作为杰出书法家的苏轼也曾猛烈批评怀素、张旭,田蕴章先生作为刻苦钻研楷书的当代书法家,对于不拘一格的当代草书有一些反对意见也是正常的,至于王镛所谓的率性而为的草书,究竟成就如何,是丑是美,如今毕竟也确实是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至于是否可以名留青史,这确实是一个需要时间和历史去检验的事情

田蕴章先生一直对当代书法协会、当代书风有着很多的成见,也在很多平台表达过这样那样的不满,也因此受到了很多人的不满,如今网上批评田蕴章、田英章的帖子和观点很多,知乎上也有人在问为什么人们都在黑二田

事实上,相比于黑二田,黑庞中华才是现在的主流,庞中华之所以被黑,主要是因为“媚俗”,写字过于程式化,呆板缺乏变化

然而,纵观黑二田的原因,大多和上面一样,作为欧楷的推崇者,始终贯彻着标准化、程式化书写欧楷的观念来弘扬书法文化,显得个性不足

那么,以上是否值得黑呢?我谈谈个人观点,我认为吧,书法是一门实用艺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写字的终极目标是实用,而不是艺术,因此写一手“正确、标准化、好辨认、程式化”的字体就是他们练习书法的最终目标,那么,对于这些初入门者,去宣传个性和变化,显然是误导,最终结果很可能是初入门者尚未建立起正确的审美,就已经去追求个性的路上写一笔乍看还不错,细看不认识的古怪书法了,从这点上来看,无论是饱受诟病的庞中华、还是二田兄弟,他们对于将以实用为目标的普通群众引上正轨、练习一手规范字的工作上,贡献之大是不可磨灭的

然而,黑他们的主要原因是书法作为一门实用艺术,实用并不是他的唯一目标,书法更大的价值在于艺术,从这个层面上,艺术应该是不可复制的,同时应该是艺术家真性情、心情的一个内心写照,正如梵高画不出两幅一样的向日葵,苦练书法也难以写出颜体的神韵,所以艺术的层面来看,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艺术只能欣赏而不能描述某个定法,显然,二田在艺术这个层面上都难以达到很高的水平,这又有几个客观原因,一来,楷书作为形体方正、横平竖直、字与字之间毫无呼应的一种字体,本身没有行草那么容易推陈出新,二来楷书史上有名的也不过是可数的几个,二田一直宣扬临摹古帖、模仿欧阳询,并不是在要求所有的人都写印刷体规范字,而是纵观古人,所有的书法大家都是在艰苦的日夜对古帖的学习中感悟出一些心得,最终推陈出新,成一家之体,正所谓厚积薄发,这是大量积累后,结合艺术家本人的悟性而达到的一个新的境界,二田尚没能达到开创田体的境界,因此只能要求他的学生们多临古帖,厚积薄发,而不是过早地追求个性误入歧途

所以,今人黑二田,我觉得有些要求过高了,不能指望书法界的名人就一定要自成一派,也不能要求当今就一定要有书法家名垂青史,同时,也并不是只有能力比肩古贤泰斗才能出来开班讲学,对于普通群众,规范化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追求艺术就是另一回事了,然而,我同样认为即便以艺术性作为终极目标,从二田的教学入门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开始时是建立审美,当你能够分辨出各家的长短,进而去临摹古帖取众家之长,此时二田的标准化书体也就不可能再成为限制你发展的禁锢了

 






龙渊阁记      随感      java      书法      随感轧志      服务化      练字      二田      田蕴章      行草      楷书     


京ICP备15018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