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负梦想的前行 -- 读《孤独小说家》

2016-12-11 22:08:42   最后更新: 2016-12-11 22:09:14   访问数量:388




周末的一段闲暇时光,读完了 kindle 上赠送的一本《孤独小说家》,记得去年有一段时间这本小说高居畅销榜前列,虽然现在畅销榜上已经不见了这本小说的踪影,不过一个小说家所写的小说家的故事,会有怎样的体悟呢?

 

小说中,四十岁的小说家,坚持了十年的小说梦想,终于开始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和动摇,销量不温不火更是从未加印,而与此同时,三年来的丧妻之痛、房贷的压力、独自带孩子的艰辛全部背负在小说家的肩头,令小说家更加产生了些许的迷茫

四十岁,这个年纪正是作为男人最辛苦的时候吧,比之此前二三十岁的踌躇满志,比之五六十岁后的淡然态度,四十岁,一切似乎都再也无力改变,种种重压又必须去承担,怀疑自己又必须在重压中继续前进,十年的艰辛与疲惫伴随着十年来未完成的梦想,确实会令人生发出种种的感慨吧

能够支持着这个不温不火的小说家一直坚持着走在写作这条路上的,也许是他内心对写作的爱吧,也有着十年来郁积于心的梦想

小说中写道:

  • 虽然世界是不公平的,但是出版界并非仅靠金钱说话的世界,在这个狭窄而又宽阔的世界里,窝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可以写写自己喜欢的小说,虽不见得有什么大成就,或许也不失为一种幸福吧

是啊,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每一天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奋斗,就算没什么成就,做一个平凡的人,偶尔想想数年前的梦想,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读过几个日本作家的小说,他们的笔触都十分的细腻,感情真挚,如同在缓慢的诉说着自己的经历,字里行间透露着淡淡的忧伤,令人十分的感同身受

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期待获奖的小说家看到身边好友的作品远优于自己的作品时,内心陷入了低谷,人大教授金正昆说“人的痛苦来源于比较之中”,是啊,小说家的痛苦郁结于心,又无从诉说,独自背负一切而前行,这就是标题所谓的“孤独小说家”的一层含义吧

人都是这样不断地在自我否定与振作中慢慢成长的吧,小说中的小说家也在失落时及时为自己打气,从自我否定的阴霾中走出来:

  • 写小说不是自己愿意终身为之奋斗的理想职业么?为了儿子,也为了自己,就算没有丝毫写作才华,无论如何也必须坚持下去。如果连小说也失去了,那自己还剩下什么?有时间去嫉妒自己的同行,去哀叹自己的悲惨,还不如拿起手中的笔多写一句一行,一个没有才华没有灵感的人有资格轻言放弃吗?被抱在怀里的那个小小的身体,虽然弱小,却惊人的火热。

善解人意的女招待在小说家儿子的请求下,载着这对父子到郊外游玩来让小说家心情放松开来,小说中的一段描写令人深有感悟:

  • 他蹲在田埂上,看着小驰起劲的采摘着一朵又一朵蒲公英,这是长大后第一次凑这么近地看蒲公英的花朵,嫩绿的茎秆上,昂扬着一朵骄傲自得的小黄花。在这个油菜花群生的田埔里,谁会注意到脚下这默默无闻的蒲公英呢?和高大的油菜花相比,这匍匐于地的蒲公英或许得不到多少太阳的眷顾吧。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努力的骄傲的开放着,它的美,其他任何花都不可企及
  • 伸手欲摘一朵在手,耕平突然想到,这朵蒲公英不就是自己么?即使无人欣赏,也可以骄傲的绽放,如果说所有的花都有各自的美丽,那作家不也是一样么?自己的创作之花已经无法改变了,就像蒲公英想变成油菜花,那最多也只能是像而已,到最后反而失去了蒲公英原有的美丽。
  • ······
  • 此时的他,既不奢望它能成为“奇迹作品”,也没有那种非大卖不可的迫切感,他只是怀着对蒲公英之美的向往,以一种沉静如水的心态全身心地投入到稿件的修改之中

是啊,人最难能可贵的,正恰恰是这一句“做自己”吧,能够自信的做自己,不去羡慕、嫉妒、惶惶,才是人最值得拥有的心态,也是最值得珍惜的

 

小说中,小说家凭借着自认为无法匹敌友人作品的小说《空椅子》成为了日本文学界最大的大奖直木奖的入围作品,也就是六部最优秀作品之一

很多时候,人对自己的认识常常是不准确的,这也正体现出自信的可贵,你也许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优秀,但也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努力去做好自己,为了一个目标去不断努力和前行,正如小说中写道:

  • 完美是什么?耕平想。一切不过只是外人的评价而已,真正重要的,是那些被小说或电影删节的生活细节,犹犹豫豫、迷迷茫茫中顶住生活的压力,期待着明天崭新的开始

 

正如我曾经说过的,爱情是人类文学作品中永恒的主题,意外事故中痛失妻子的小说家独自走过了四年艰辛的岁月,入围直木奖,重新让身边的人刮目相看的小说家是否又会迎来一段新的爱情呢?

小说描写了小说家与酒店女招待及中学女教师两人的感情纠葛,而事实上,从中所突出的正是小说家对亡妻深刻入骨的挚爱

小说家日夜追寻着妻子死亡的真相,究竟是自杀还是意外?也许这样的追问对自杀率颇高的日本有着更深一层的现实意义吧 -- 更多的关注你的家人

小说中写道:

  • 即便是此情此景,耕平也对亡妻难以忘怀,他抬头看了看神乐坂的夜空,没有云朵,也没有星星,天空澄透得如同深蓝的亚克力板一般,真正让他不知所措的,是他呼唤的那个人
  • “跟我和小驰生活的每一天,真的那么痛苦,那么难受吗?久儿,你其实不是自寻短见,是吧?”
  • 不论何时,真正想问的东西总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妻子,是另一个世界的亡灵,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最终,在扫除中,父子发现了亡妻留下的一盘DVD,自拍影像中亡妻久荣诉说着对丈夫和儿子的爱以及对未来的期待,久荣灿烂的笑容终于驱散了笼罩在小说家心头的阴霾

小说中并没有过多情感的描写,但在字里行间,总是体现着小说家对已经故去的妻子思念与挚爱,沉重而又无以言表

 

小说的最后,小说家终于凭借轻小说《父与子》摘得了直木奖,记者发布会上,小说家最终也并没有在女招待和女教师之间做出选择,小说到此戛然而止,令人觉得有些许的意犹未尽,然而,回味起来,这样的结尾也正现出了小说家内心的孤独,无论是获奖还是眼前的两个爱着自己的女人,其实都无法触及小说家的内心,唯有充斥内心的对亡妻沉重的爱和十年来一直秉承的梦想才是推动他前进的真正动力吧

正如小说的宣传语所说:

十年前的梦想,如果还没有熄灭,就让它永远燃烧吧!

 

 

 






读后感      龙渊阁记      小说      随感      梦想      小说家      孤独     


京ICP备15018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