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百年孤独》

2014-01-05 14:45:54   最后更新: 2014-06-07 00:45:00   访问数量:1645




仰望虚无的夜空,飘渺的苍茫,永恒的肃穆如波涛般汹涌而来,倚着岁月的沧澜,合上那一本刚刚读毕的《百年孤独》,思索百年匆匆如一日,书中人物依然鲜活,依然有着无法割舍的永恒的孤独,纵目乾坤,睇眄暇日,胸中无比感慨

天之苍苍,其正色耶,其远而无以至极耶?究竟是什么造成了布恩迪亚家七代人的百年孤独?是宿命?“家族中的第一人被绑在树上,家族中的最后一人被蚂蚁吃掉。”在书中反复出现,孤独的诅咒如同永恒的宿命无法逃脱,每一个家族中的人都在这诅咒般的命运中挣扎着、徘徊着,想要逃出孤独的深渊,苦苦而不得,小说的文字间充满了孤独的气息,捧卷的同时,仿佛一股巨大的气压直压内心,令人无法喘息,作家毫无藻饰的语言却充满着感染力,令读者在透不过气的同时不禁反复回味、反复思索,这宿命究竟源于何处?

梅尔基亚德斯为家族开创者带来了写满莫名文字的羊皮卷,带来了孤独诅咒的预言,一百年后,孤独诅咒下的家族最后一人在破译羊皮卷最后一段文字的同时辞世,令人不禁感叹命运的残酷,伟大的作品从来都不是属于某一个时代的,作家通过宛如被诅咒的一个家族的七代人展示了一幅庞大的孤独画卷,每一个读者仿佛都能在这幅魔幻般的画作中找到现实的影子

之前发了一条说说:“最近在读《百年孤独》,全书语言平实毫无藻饰,但是却从文字中透出了人物心中浓浓的孤独,十分震撼,读之仿佛有一股强大的气流压入内心,马尔克斯通过仿佛被诅咒的七代人阐述了孤独造成冷漠,冷漠又反之作用于每一个人,致使每一个生活在小镇上的居民都陷入了孤独的诅咒中,伟大的作品从来都不是属于某个时代的,在人类的任何一个时代,这样的故事,这样的诅咒都一直在延续着、蔓延着,当你不断的抱怨这个社会的冷漠的同时,你有没有考虑过究竟又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冷漠呢?社会中生活的每一个人都渴望着被爱,可是却都不愿意去爱别人,孤独的诅咒就此降临,马尔克斯说爱是一种能力,你是否具有这个能力又是否应用了你的能力呢?”(12月13日)然而,反复回味后,小说却并非如此简单,全书给人印象最深的要数乌尔苏拉了吧,享年115岁的她经历了家里百年的几乎全部兴衰生死,她爱着家庭的成员,为了维持家族而不断的奔前忙后,她是孤独的吗?

被称为“孤独巨子”的尼采在《我与妹妹》中将孤独分为三种:神灵孤独,因为他充实自立;野兽孤独,因为它桀骜不驯;而哲学家孤独,则既充实自立又桀骜不驯。

再次回味,顿时恍然大悟,全书的每一个人看似不同的孤独却完全可以被划分为这三类,而作家有意为之的人物名字也正暗示如此,乌尔苏拉、蕾梅戴斯是神灵式的孤独,她们的内心虽然孤独但却不为孤独所动,在孤独袭来的时候,他们没有去逃避而是选择融入孤独享受孤独,最终,几近失明的乌尔苏拉虽然被家人置之不理却依然可以对家中大小事务了如指掌,而蕾梅戴斯甚至在这样的孤独中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这就是孤独的一种境界吧。而家族中所有名为阿尔卡迪奥的成员都是野兽的孤独,他们的感情匮乏,无法去爱别人,冷漠、空虚的内心无法承受孤独来袭,只能在欲望的发泄与一次次的冲动中企图逃避这无尽的孤独,几乎每一个阿尔卡迪奥都是在冲动中被人杀害而草草结束了孤独的一生,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生命的悲哀。而家族中所有名为奥雷利亚诺的成员则都是哲学家的孤独,他们钻研着无人知晓的书籍、语言和文字,天生有着过人的天赋和知识,但是这种天赋却无人理解,他们终日将自己关在屋子中阅读,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的内心,他们封闭了自己的情感,所以是最无情的,因为他们有的只有攀登,但是正所谓“阳春白雪,和者必寡”,没有人真的理解他们的思想,所以他们的出生已经注定了孤独。

现世中生活的人们,总是无法拒绝孤独的吧,孤独时如浩浩江海,而不知其所止,时如阵阵秋风,已不见其所踪,然而,孤独却总是如袅袅轻烟,萦绕于人心,时时挥之不去,避之不及,捧着一卷书,沏一杯清茗,总是会去思索,人究竟为了什么而在一起,仅仅是为了排解孤独么?这孤独又是从何而来?

记得高中的同桌曾经对我说:人与人之间是永远都无法做到真正的相互理解的, 即使一个人可以站在另一个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但是由于阅历、思想以及当时所处环境的不同,也是无法真正的理解那个人当时的感情的,同时,一个人即使去回想他之前做过的某件事,纵使当时感情再深刻,也由于过去的不可重现而无法领悟自己当时的所有情感了吧,所以,现世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吧,在歌舞升平中,在花天酒地里,无法排解的永远是那层挥之不去的孤独与空虚吧

泛舟游于赤壁之下的苏子在看到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的时候,也会感叹“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虽然文中这段话并非出于苏子之口,但我从未认为当夜湖上、舟上还有第二人,《赤壁赋》之所以千古传唱,正是因为他是一篇孤独之作,一部将哲学家的孤独上升为神灵孤独的伟大作品,而所谓的苏子与客不过是作者内心的写照,最终,苏子以“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化解了内心的孤独,他融入了自己的孤独,享受着这份孤独,静静的凝视内心,举一斛浊酒,看白鹭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颂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是何等的自在

没错,布恩迪亚家族的悲剧并非来源于孤独,而是来源于对孤独的恐惧,一味的逃避,同事说人的烦恼来源于执,执着如渊,是渐入死亡的沿线,执着如尘,是徒劳的无功而返。人活在世间,最重要的是舍得,怀揣着这份孤独去腾吹寒山饵盖秋阪,临浚壑而怨遥,登崇岫而伤远,活在孤独中去享受孤独,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境界

网友谈论孤独的时候说“我期待,辉煌灿烂后黑暗的深邃,我渴望,喧哗飞扬后宁静的永恒,就像烈焰散尽的灰烟,自由自在,四处飘荡。”人,是需要淡然的,面对孤独你需要的只有正视内心,直面孤独,用一种洒脱的情怀拥抱这充满魅力的美丽的世界

栏杆独倚,轻抚书脊,纵目乾坤,俯仰六合,不禁激荡沸腾,愁霖乍止,品一盏清茗,道一声晚安,期待美好的明天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三到七篇推文,只有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马尔克斯      百年孤独      名著      世界名著      诺贝尔文学奖      读后感      龙渊阁记      加西亚马尔克斯     


京ICP备15018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