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啸而过的爱情与复仇 -- 读《呼啸山庄》

2015-02-26 00:43:28   最后更新: 2015-02-26 01:19:39   访问数量:1987




窗外白雪皑皑,北国的冬天,寒风呼啸

短暂的春节假期,读完了《呼啸山庄》这部以爱情与复仇为主题的英国古典名著

 

说到爱情与复仇,首先想到的当然是著名的《基督山伯爵》,传奇的故事、真挚的爱情与计划缜密的复仇,无不令人拍案叫绝

然而,与之不同,《呼啸山庄》中的爱情却缺少了几分的传奇,也缺少了几分的快意恩仇,但却更加的贴近现实,如同小说的名字,在这风雨飘摇的18世纪,在一个平常却不平凡的郊外,上演了一幕幕动人的爱情,每一个人仿佛都是为爱而生又是为爱而死,不禁引发读读者层层沉思

 

 

 

故事开始于一个寒风呼啸的雪夜,刚刚租住在呼啸山庄旁画眉田庄的作者去拜访呼啸山庄的主人,却受到了冷遇,好奇的作者便开始向自己的管家打听这里的情况,整个故事便由管家丁乃莉娓娓道来

 

1771年,恩萧先生在航海途中收养了吉普赛的六岁孤儿希刺克厉夫,然而,对于家庭中新加入的成员,家庭中的其他成员并不喜欢他

虽然恩萧先生给与了希刺克厉夫如父亲般的爱,但家庭中的其他成员却全部在孤立和排挤希刺克厉夫,在种种欺辱与虐待中,幼小的希刺克厉夫受到了心灵的创伤,然而,就在此时,恩萧先生不幸逝世,唯一爱着希刺克厉夫的“父亲”的逝世对于希刺克厉夫的处境无异于雪上加霜

然而,备受虐待的希刺克厉夫却在此时与恩萧先生的女儿 -- 凯瑟琳相爱了,凯瑟琳犹如这阴郁风景中的一束阳光,给希刺克厉夫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激情,纯真、野性而又美丽的凯瑟琳与希刺克厉夫在山间肆意的玩耍

然而,与每一个年轻的姑娘一样,凯瑟琳·恩萧在深爱着眼前这个放荡不羁的穷小子的同时,也被不远的画眉田庄的小少爷埃德加·林惇深深的吸引了,他年轻而帅气,虽然懦弱,但却风度翩翩,最终,凯瑟琳答应了他的求婚,嫁给了埃德加·林惇,这个消息对于深爱着凯瑟琳的希刺克厉夫来说仿佛是一个晴天霹雳,备受打击的希刺克厉夫不辞而别,而复仇的誓言同时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

埃德加·林惇的父母,画眉田庄的男女主人却在此时同时患病去世,三年后,守孝期满的埃德加·林惇根据婚约,将凯瑟琳·恩萧迎娶到了画眉田庄,两人成为了画眉田庄新的主人

据后来伊莎贝拉的描述,婚后的生活是幸福而平静的,可是这样的平静却只持续了短短的半年时间,没错,一度消失的希刺克厉夫带着在外打拼积累的财富、满胸的愤恨与坚定的复仇之心回来了,一场复仇即将在这风雨飘摇的舞台上展开

不久,伊莎贝拉爱上了这个成熟、魁梧的吉普赛人 -- 希刺克厉夫,让希刺克厉夫从中看到了复仇的希望,为了侵吞林惇家的财产,他决定与伊莎贝拉结婚,早已看穿一切的凯瑟琳·恩萧与希刺克厉夫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懦弱的埃德加·林惇向希刺克厉夫打出了重重的一拳

凯瑟琳最终在这场争论中发疯,最后她紧紧拥抱着挚爱一生的希刺克厉夫终于面对了压抑心底的那份深深的爱情,在生下自己唯一的女儿后,从此与世长辞

而同年,凯瑟琳·恩萧的兄长辛德雷·恩萧也在长期酗酒以及与希刺克厉夫的冲突后终于离开了人世

早在恩萧先生逝世的1777年,上完大学的辛德雷·恩萧带着自己的妻子弗兰西斯回到了呼啸山庄,然而,就在一年后,在肺病的长期折磨下,弗兰西斯终于在生下他们唯一的儿子后逝世,深爱着弗兰西斯的辛德雷·恩萧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而长期酗酒,在赌博中将祖业挥霍一空,最终自己醉死在梦中

在背负巨额赌债的辛德雷逝世后,希刺克厉夫买下了呼啸山庄的全部产业,然而,复仇才仅仅是刚刚开始

嫁给希刺克厉夫的伊莎贝拉·林惇在饱经丈夫的暴虐后逃往了外地,在生下他的儿子林惇·希刺克厉夫以后辞世,埃德加·林惇接回自己的外甥后,又被希刺克厉夫要回

即便是希刺克厉夫的儿子,林惇·希刺克厉夫也沦为了希刺克厉夫用来复仇的工具,他利用虚弱的儿子与凯瑟琳·林惇通信、相爱,最终逼迫凯瑟琳与即将病死的林惇·希刺克厉夫结婚,认为自己女儿得到幸福的埃德加·林惇微笑着在病床上去世,将画眉田庄托付给了女儿

很快,随着林惇·希刺克厉夫的病逝,画眉田庄也成为了希刺克厉夫的产业,他的复仇终于成功

然而,希刺克厉夫苦心将辛德雷的遗子哈里顿·恩萧培养成的粗鄙与自卑却渐渐的在凯瑟琳·林惇的爱情中融化,两个自由的生命在原野上奔驰在山涧中热恋,一起读书,希刺克厉夫仿佛在他们的眼中看见了年幼时的自己,终于他露出了微笑,一切过去不过是过眼烟云,长久以来的复仇为的又是什么?即便是无数灾难降临,无数风暴呼啸而过的山庄,不含任何杂质的爱情之花还是在这片土壤上盛开了

 

不光是小说,由此改编的同名电影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看了2009年英国版《呼啸山庄》后,也被剧中的情节所深深的感动了

电影着重描写和渲染了希刺克厉夫与凯瑟琳的爱情,有意去掉了其他几段情节,并且增加了一些情节以突显爱情与复仇的主题,比如增加了辛德雷·恩萧醉酒赌博的情节,让复仇的主题更加生动

然而电影中也增加了婚后的凯瑟琳与希刺克厉夫约会,想要重拾旧爱被希刺克厉夫拒绝的场景,这显然是不符合人物性格的,同样编剧也去掉凯瑟琳·恩萧发疯的情节,这说明编剧并没有读懂凯瑟琳·恩萧发疯这一情节设定的原因

在基督教中,有一条教义:不可随意休配偶或另婚,凯瑟琳·恩萧只有在发疯以后才会与希刺克厉夫紧紧拥抱,去承认他才是自己的挚爱,而不会在清醒的时候与希刺克厉夫在野外约会,这是西方信仰的一部分,也是时代背景下人物所具有的特定精神

即便是对希刺克厉夫深恶痛绝的妻子伊莎贝拉·林惇,也只能选择逃离,而不是改嫁

老恩萧夫妻、老林惇夫妻、辛德雷·恩萧与弗兰西斯夫妻、埃德加·林惇与凯瑟林·恩萧夫妻、希斯克里夫与伊莎贝拉·林惇夫妻、小林惇与小凯蒂夫妻、哈里顿与小凯蒂准夫妻,小说中的这七对婚姻中,没有任何一段婚姻是被背叛的,明知道一切是阴谋,也愿意嫁给林惇·希刺克厉夫的凯瑟琳·林惇也依然履行了妻子的职责,陪伴林惇直到他走向生命的尽头

而在电影中,怀孕的凯瑟琳·恩萧在雨夜中飞奔,追求自己的真爱,实在不得不感叹编剧脑洞太大,这是现代人赋予她追求爱情的勇气和决心吧

电影的最后,随着一声枪响,希刺克厉夫终结了自己的生命,这一声枪响仿佛同时终结了一个时代,哈里顿与小凯蒂从此可以无忧无虑的相爱,过上幸福的生活,然而,这一声枪响的戛然而止略显突兀,同时,个人认为在影视作品中是断不应使用自杀作为终结的,圣经中自杀也是十诫之一,而渴望在死后与凯瑟琳·恩萧共同埋葬,同归另一个世界的他又怎么会举枪自尽呢?

事实上,小说并不仅仅是以爱情为主题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电影中哈里顿·恩萧主动与凯瑟琳·林惇接近、相爱的情节也是不符合人物性格的

 

小说通过希刺克厉夫童年的描写,展现了一个孤儿被践踏、被侮辱的不公平对待,而女主角凯瑟琳·恩萧却寄希望于嫁到富贵人家从而通过丈夫改变这个孤儿的处境,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却也是没有办法的,这正是酿成悲剧的根本原因,小说借由这一动人的爱情故事,展示了社会的不公与人情的冷漠,最终,在这样不公正的待遇下,穷苦而又长期被压迫的劳动者心理受到了扭曲,而成为了一个暴君,企图去报复所有他所见到的人,最终,用毁灭性的报复终结一切,而与此同时,嫁到富贵人家的凯瑟琳·恩萧,却如同自由的小鸟进入了樊笼,不仅没有得到幸福,反而被新的规矩所束缚,最终也只能在发疯中结束自己短暂而悲剧的一生

这一切,正是小说家所看到的现实生活的写照,生活在19世纪英国一个乡村的艾米丽·勃朗特幼年受到激进的父亲的影响而充满了独特的政治见解与对周围穷人的同情,在见证自己的家庭与周围穷人饱受阶级压迫与凌辱,在见证自己唯一的弟弟在这样的社会环境影响下成为了一个暴君后,她将自己的经历与感触汇聚在了笔尖,写下了这部感人至深、发人深省、大胆揭露社会现实的小说,借由小说中穷苦的希刺克厉夫的经历反映了当时社会底层人民的生活与无助,同时,可怜的希刺克厉夫备受压迫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处境,抨击了阶级固化的政治制度,最终,心理受到扭曲的希刺克厉夫沉浸于复仇成为了一个虐待妻子、儿子的无情的暴君,也展现出了当时社会背景下底层人民的悲哀与痛苦,而这一切却又无从去改变

读完这部悲情的小说,不禁要问的就是究竟是谁造成了这样的悲剧?是慈爱的老恩萧先生没有教会自己的子女、仆人如何去爱这位无家可归的孩子,是当时的社会背景下,人们不知道如何去给予他人自己的爱,在爱情的呵护下,年轻的希刺克厉夫本可以忍受这一切的凌辱,而他所爱的凯瑟琳·恩萧却说出了“如果希刺克厉夫和我结婚,我们就得做乞丐”,虽然凯瑟琳说“我对林惇的爱如同树林中的叶子,在冬天变化树木的时候,时光便会变化叶子,我对希刺克厉夫的爱恰似下面的恒久不变的岩石,虽然看起来他给你的愉快并不多,但是这点愉快是必须的,我就是希刺克厉夫,她是作为我自己本身而存在的”,然而,即便是这样的爱情,依然无法改变的是,他们需要面对现实,现实太过残酷,残酷的现实让完美的爱情走进了坟墓,让最强烈的爱变成了最强烈的恨,报复着整个社会,不得不说这是时代的悲哀

而在暴君般的希刺克厉夫的统治下,他的儿子林惇·希刺克厉夫成为了他没有生命的棋子,哈里顿成为了自卑、无礼又懦弱的文盲,这一切都是这个社会现实造成的悲剧的扩大

然而,最终,即便是这样的暴力统治下,爱情的花朵依然在这里绽放,自由而又奔放的凯瑟琳·林惇改变了哈里顿,一点点融化了哈里顿的心,两人在山野中奔跑,自由的恋爱,冲破了等级、经历与学识的束缚,步入了自由的爱情殿堂,面带微笑的希刺克厉夫不愿破坏这完美的景象,最终,生命终结,与挚爱一生的凯瑟琳·恩萧一起到另一个世界相伴

这样的结局是完美的,令人额手称庆,拍案叫绝,冤冤相报何时了,任多少风暴呼啸而过,多少不公与打击之后,希望总是会绽放在人们的心中

 

 

 






读后感      龙渊阁记      勃朗特      艾米丽勃朗特      呼啸山庄      画眉田庄      英国      十九世纪      阶级固化      希刺克厉夫      凯瑟琳      凯蒂     


京ICP备15018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