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中的地狱 -- 读《罗生门·地狱变》

2019-06-22 17:01:48   最后更新: 2019-06-22 17:01:48   访问数量:70




芥川龙之介说:

修罗、恶鬼、地狱、畜生的世界,不总是在现世之外。

人生,比地狱更像地狱!

 

芥川龙之介创作的后期,其作品渐渐走向一种惶惑、阴暗之中,对人性与现实之丑恶的揭露也达到深入骨髓的程度,然而,这也同时预示着作者内心的转变,最终,一代文坛巨星自杀辞世,令人扼腕痛惋

作家内心究竟有着怎样的斗争与纠结,又是什么让这位文坛大家最终选择离开这个世界呢?作家早已将这些问题的答案写入了自己的作品中

《地狱变》便是一篇融入作家本身投影的作品,通过反复阅读与思考,我们最终能够看到作家眼中的现实与内心的纠结

 

 

说起地狱变,最有名的莫过于吴道子的同名画作了,相传吴道子50岁时,对他有着知遇之恩的赵景公寺住持广笑禅师求他为寺庙画一幅《地狱变》,吴道子迟迟没有动笔,直到某天一夜之间,名画《地狱变》在吴道子的笔下挥洒而出,整幅画作极尽地狱中的阴森与恐怖,广笑禅师都不由得评价“如果没有真的到过地狱,就不可能画出这么逼真的地狱场景”,而与此同时,画坛新秀皇家轸的暴毙,让人们与《地狱变》联系起来,吴道子为画地狱变而杀人的传言不胫而走,这更增加了这传奇名画的传奇意味

而芥川龙之介的笔下,小说《地狱变》也讲述了一个如吴道子一样为画痴迷入境的画家,甚至为了艺术不惜牺牲女儿甚至殉身的传奇故事

 

故事首先讲述了一个在艺术创作中能够发现别人所不能发现的丑恶事物中美的画家,小说借画家之口说:

平庸的画师不会懂得丑恶之物中的美

 

显然,这个主人公身上是有着作家本身的投影的,芥川龙之介的小说中也多是丑恶之人,通过对丑恶之人的深入剖析,来揭示出更为丑恶的现实与人性,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篇短篇小说正好诠释了“以丑恶之人的境遇凸显现实丑恶”的作家惯用手法

 

初读小说可能会有很多疑问萦绕于胸,为什么大公百般疼爱画家良秀的女儿,并且毫无好色之心,良秀却仍然始终想要赎回女儿跟着自己过飘摇不定的生活?

而不久后,小说讲述者意外目睹良秀女儿被人非礼,却不明白施暴人究竟是谁,同时却说“觉得这件事不好再过问”,这又是怎么回事?施暴人到底是谁呢?

为什么最后大公要在良秀的亲眼目睹下烧死良秀的女儿?剧情的转变为何如此突然?

 

事实上,只要我们清楚的了解到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就可以深切体会到这篇小说究竟在写什么了

和《莽丛中》一样,小说并不是以一个上帝视角的旁观者口吻讲述,而是以一个事件参与者 -- 大公的侍从的回忆来展开的

开篇侍从即对大公施以无尽的夸赞,而所夸赞之事,则充满了夸大与不实,对外界的负面传闻,则用一句“瞎子摸象”搪塞过去,此时已经很清楚的表现出作者对王室侍从迂腐的揭露,正如小说《月亮与六便士》中所说:

宫廷弄臣因为肩膀上扛着皇帝的权杖而感到光宗耀祖

 

大公并非对良秀女儿是别无所图的宠爱,相反,大公始终是心怀鬼胎的

因而梦话中,良秀说:

去地狱……炎热地狱.......地狱里我的女儿在等我

 

这段梦话不仅暗示了结尾女儿被锁链绑缚在车中活活烧死的情节,也同时说明画家对自己与女儿早已身处地狱般现实的心知肚明

大公之所以安排良秀去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画《地狱变》,正是为了支开良秀,从而可以有机会对良秀女儿下手,果不其然,良秀画《地狱变》的期间,侍从看到了良秀女儿被施暴的场面,可是侍从却假装愚钝,只是一味追问良秀女儿施暴人是谁,甚至说:

我是笨蛋,向来除了一目了然的事,都是不能了解的

我觉得我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事,心里十分不安,带着见不得人的心情,走向原来的方向

 

侍从为什么会觉得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事,又为什么不安呢?又是谁有如此大的胆量胆敢对大公宠爱的女孩施暴呢?此事又为什么再也没有被提起呢?种种迹象都表明,施暴的人正是大公,侍从并不是愚钝无知,只是不愿去承认这个事实罢了

如果连大公身边的侍从都如此迂腐,以至于在事实面前都不愿意去相信,不愿意去主持公道,反而为见到这一幕而心里不安,那又有谁能够帮助良秀的女儿脱离这地狱一般的处境呢?

半个月后,画家请求大公焚烧槟榔毛车与车中的华贵女子,画家听到大公允诺后非但没有喜色,反而:

忽然脸色苍白,像喘息似的抖索着嘴唇,身体一软,忙把双手撑在地上

 

从这样的表现来看,画家已经预见到了后文中自己的女儿与香车同焚的悲壮场面,事实上,与其说是大公偷鸡不成恼羞成怒决定烧死良秀女儿,倒不如说是良秀早已预料到这一结局而请求大公烧死自己的女儿,这正凸显出了这篇小说想要表达的核心思想与日本人所特有的壮烈情怀 -- 与其在如同地狱般的现实中苟活,不如选择如樱花般壮烈的飘落

同时,此处再次表现出叙述本文的侍从并不像他本人所说“向来除了一目了然的事,都是不能了解的”,他也同样看到了唯一可能产生的结局,所以他说:

站在一旁的我,一辈子第一次觉得良秀是一个可怜的人

 

最后,大公在良秀面前焚烧槟榔毛车,车中正是他的女儿,经历了这眼前的地狱场景,良秀画出了举世震惊的画作《地狱变》,最后良秀自杀,追随女儿而去,故事在浓浓的悲剧色彩中收场

 

整个小说剧情的安排表面上因为讲述人 -- 大公侍从的视角而具有跳跃性,但当我们去深入分析,站在故事讲述人的角度去审视,我们就很容易明白整个故事的起落,最终的结局发展表面上过于突然,实际上早已充满铺垫,将整个故事推向高潮,更加感受到令人窒息而又无法逃脱的底层人民悲惨的命运

结局充满悲壮,令人震撼,同时,作者与画家一样,身处变革中的日本,被地狱般的现实压得无法喘息,最终被逼入绝境,自杀身亡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三到七篇推文,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龙渊阁记      日本      罗生门      芥川龙之介      地狱变      吴道子     


京ICP备15018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