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真亦幻 -- 读《罗生门·秋山图》

2019-06-22 17:14:37   最后更新: 2019-07-10 13:59:36   访问数量:36




中国水墨山水画,自元代黄公望至明代董其昌,再到清初四王一脉相承,尤其在明代,受画坛宗师董其昌、吴门才子文征明等画家的推崇,黄公望的名气可谓是如日中天,成为画史上的领军人物,著名的《富春山居图》便是黄公望的代表作之一

然而,最受推崇的,要数黄公望早已失传的《秋山图》,在清代“四王”之一王鉴所作的一幅画的提款上提到“董文敏论子久画,设色者以《秋山图》为第一,淡墨者以《陡壑密林图》为杰作”

 

(图为清·王原祁《仿黄公望秋山图》)

 

但伴随着这幅《秋山图》有着一个十分有趣的轶事

 

清代著名画家恽寿平的《瓯香馆集》中有一篇妙文《记秋山图始末》,记叙了一段王时敏与王翚访求《秋山图》的轶事

王时敏早已听闻老师董其昌“尝称,生平所见黄一峰墨妙,在人间者,唯润州修羽张氏所藏《秋山图》为第一,非《浮岚》、《夏山》诸图堪为伯仲”,于是亲自赴润州求画,在“虽广庐深间,而厅事惟尘土、鸡鸾、辇簟、几蒲侧足趋起”的简陋环境中,王时敏见到了张家珍藏的《秋山图》,王时敏定睛一看果然造艺非凡,文中说王时敏“既见此图,观乐忌声,当食忌味”,可惜张氏不愿卖出此图,王时敏只能悻悻而归

五十年后,王时敏每每与好友王翚谈起此事,始终遗憾不已,被长安贵戚王氏得知,王氏便到润州寻访张氏子孙,果然找到《秋山图》,重金购得,对外宣称“秋山妙迹已归王氏”

于是王翚先行来到王氏家,亲眼鉴赏传说中的《秋山图》,“展未半,贵戚与诸食客觇视石谷辞色,谓当狂叫惊绝,比图穷,惆恍若有所未快,贵戚心动指图,谓石谷曰,得毋有疑?石谷唯唯曰,神物何疑”,从王翚的表现来看,此图显然存有疑点

等到王时敏到来,王翚私下和王时敏说,此画无疑是黄一峰的手笔,但并没有王时敏所描述的妙绝,王时敏看画后,果然同样失望,只能“戏谓王氏非厚福不能得奇宝”,王氏并不明白其中深意,反而如获至宝,开心不已

文末,恽寿平称整个故事正是王翚亲口告诉他的,并且约他一起寻访《秋山图》真迹

恽寿平作为清代一个著名画家,他的这篇逸事可信度是极高的,同时作为清初最为知名的画家,与黄公望、董其昌一脉相承的“四王”中的两位 -- 王时敏与王翚两人的鉴赏能力也是绝对可信的

恽寿平记叙这篇短文最终对贵戚王氏给出了“至今不悟”的评价,充满讽刺意味,贵戚的无知尽显眼前

 

芥川龙之介读罢《记秋山图始末》后,在原文基础上进行了再创作,让整个故事更加意味深长,可谓是点石成金之笔

故事从原本上帝视角的第三人称记叙改为了经由画家王翚之口讲述而来,娓娓道来的故事让读者自然而然的感到几分不确定性,但又平添了许多的趣味,读起故事来更加引人入胜

整个故事虽然与恽寿平的故事如出一辙,但在王翚在王氏家中看到《秋山图》后,内心先是由衷对画进行了一番赞美:

云烟丘壑的气势 ,无疑是黄一峰的真品 ,用这样多的皱点 ,而墨色又这样灵活,这样重叠的色彩 ,而看不出一点笔痕 ,除了痴翁 ,别人究竟是不可能的

 

这段赞誉一方面让故事更加丰满,同时也让读者对黄一峰的艺术造诣有更深的认识

但王翚也同时承认这是痴翁所有作品中比较下品的一幅,因此也并不十分相信这是王时敏口中那幅绝妙的《秋山图》

果然,烟客翁王时敏看罢也只是含混的说了句“您得到这画,真是莫大幸运,它给府上的珍藏,又添加了一重光彩”,并且私下和王翚说:

真是一切如在梦中 ,也许那张氏家的主人是一位狐仙吧?

 

这句话可谓是意味深长,如果当年烟客所见并非这幅画,又为什么要说张氏家主人是一位狐仙而不是如《记秋山图始末》中所描写的单纯的失望呢?

“狐仙”的说法显然是暗示烟客再次所见的《秋山图》与五十年前所见并无差别,但五十年前的那副画让烟客魂牵梦绕,而如今再次得见却是一峰下品,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联想起整个故事就非常容易理解了,烟客早年拜访张氏时看到:

一心想往的张氏家 ,虽然屋院很大 ,却显得一片荒凉 。墙上爬满了藤蔓 ,院子里长着长草 ,成群的鸡鸭 ,见到客来表现出好奇的神气 。翁对元宰先生的话都怀疑起来了 :这种人家能收藏大痴的名画吗 ?

 

在这样简陋的环境下,一幅画作会显得格外夺目,而另一方面,五十年前的王时敏作为香光居士的弟子不过初出茅庐,正如前面王翚内心的溢美之词,彼时一幅痴翁下品已足以让涉世未深的他叹为观止了,而如今,已成长为世间首屈一指画家的他及身旁“四王”中的另两位早已具备了超出凡人的艺术鉴赏能力,昔日令其耳目一新之作如今看来已不过尔尔

另一方面,日日朝思暮想,心中不断幻想的那件作品早已不再是作品本身了,烟客的日思夜想更让他心中对作品产生了更高的期待,甚至融入了他幻想中作品本不具备的细节,从而在烟客的描述中让王翚与王鉴都产生了过高的期待

《霍乱时期的爱情》中,菲尔米娜对青梅竹马的弗洛伦蒂诺朝思暮想,等到她躲避霍乱归来再次见到梦中人时,才发现他与梦想中的差距,所以他对弗洛伦蒂诺说:“今天,见到你时,我发现我们之间不过是一场幻觉”,以至于:

她惊慌地自问,怎么会如此残酷地让那样一个幻影在自己的心间占据了那么长时间

 

这大概正是《秋山图》之于烟客吧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三到七篇推文,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董文敏尝称生平所见黄驯峰墨妙在人间者惟润州修羽张氏所藏秋山图为第一非浮岚夏山诸图堪为伯仲间以语娄东王奉常姻客谓君研精纶事以拟老为宗洲不目一不见秋山图也奉常惧然向宗伯乞书为介并载币以行抵润州先以书币往比至门闻然虽广庐深间而厅事惟尘土鸡鸾辇簟几蒲侧足趋起奉常大懿心语是岂藏一一峰名迹家邪已间主人重门声擒僮仆扫除肃衣冠揖奉常张乐治具备宾主之礼乃出一峰秋山图昧奉常剖展视烂骇沁桐目其图乃用青绿设色写丛林红叶翕报如火研殊点之甚奇丽上起正峰纯是翠党用房山横点积成白云笼其下云以粉汁澹之彩翠烂然村墟篱落平沙丛杂小桥相映带邱壑灵奇笔墨惮厚赋色丽而神古视向所见诣名本皆在下风始信宗伯绝叹非过奉常既见此图观乐忌声当食忌味神色洲主明日停舟使客设主人愿以金币相易惟所欲主人湮然笑日吾所爱岂可得哉不获已而耽耽若是其惟遣假携行李往都下归时见还时奉常气甚豪谓终当有之竟谢去于是奉常已抵京师性何出使南还道皋口重过其家暗人拒勿纳矣问主入对以他往固请前图耐过目使汁反不可重门扁锦粪草积地如故奉常徘徊淹久而去奉常公事毕画夜念此图乃复诣董宗伯定画宗伯云徵独斯图之为姜也如石田雨夜止宿及白言图真绩苑奇观当再见之于是复作札与奉常乃走使持书装橐金克期而遣之诫之曰不得画母归见我使往奉书械款曲乞图语峻勿就必欲得者持雨夜止宿自寿图去使选巡归报奉常知杜不可致欺怅而已

    虞山石谷王郎者典王奉常称笔墨交奉常懿论古纶名迹王郎为述涉积富春诸图云云奉常勿爱也呼石谷君知秋山图邪因为备述此图盖奉常当时寓目间如错洞形毛发不隔间所说恍如悬酬图千入目前其时童宗伯弃世久藏图之家巴玺一世奉常亦阅沧桑且五十年未知此图存否何如与王郎相对叹息已石谷将之维扬奉常云能一访秋山否以手札属石谷石谷拙书往来吴间间对客言之客索书观奉常语奇之立袖书言于贵成王长安氏王氏果欲得之并命客渡江物色之于是张之孙某悉取所藏彝鼎法书并持枯峰秋山图来王氏大悦延置土座出家姬合乐享之尽搜张氏彝鼎法书以干金为寿一时一韦称秋山妙迹已归王氏王氏挟固趋金间遣使招娄东一王公来会时石谷先至便诣贲戚揖未毕大笑乐日秋山图已在橐中立呼侍史干座取图观之展未半贵戚与诸食客捍觇视石谷辞色谓当狂叫惊绝比图穷惆恍若有所未快贵成心动指图谓石谷日得毋有疑石谷唯唯日僖神物何疑须臾传王奉常来奉常舟中先呼石谷与语惊问王氏巴得秋山乎石谷诰曰未也奉常日膺邪日是亦一峰也曰得矣何诧为日昔者先生所说历历不忘今否否焉亲所谓秋山哉虽然愿先生勿远语王氏以所疑也奉常既见贵戚展图奉常辞色一如王郎气索强川叹羡贵戚愈益疑文顷玉元照郡伯亦至大呼秋山图来披指灵妙骊洒不绝口戏谓王氏非厚福不能得奇宝于是王氏释然安之嗟夫奉常曩所观者岂梦邢神物变化邪抑尚埋藏邪或有龟玉之毁邪其家无他本人间无流传天下事颠错不可知以为昔奉常捐千金而不得今责戚一弹指而取之可怪已岂知既得之而复有滑讹舛误而王氏诸人至今不寤不亦更可怪邪王郎为予述此且订异日同访秋山真本或当有如萧翼之遇辨才者南田寿平灯下书与王山人发画

 

https://ctext.org/wiki.pl?if=en&chapter=986892&remap=gb

 






龙渊阁记      罗生门      芥川龙之介      秋山图      黄公望      国画      山水画      富春山居图     


京ICP备15018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