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后期对外关系兼论王昭君历史形象的变迁

2020-04-06 22:06:46   最后更新: 2020-04-06 22:26:36   访问数量:354




2019 年,共和国成立 70 周年,盛大的阅兵仪式上,我们看到了一个个领先于全世界的先进装备,利剑般划破长空的歼20,“志行千里,使命必达”的东风快递,“海浪跃千丈,涛声镇四海”的巨浪3代,一句豪言壮语不时的在耳边响起 --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那么,这句豪言壮语究竟出自谁口,他又处在一个怎样的时代呢?就让本文带你一探究竟

 

北匈奴闪击战

西汉中期,汉武帝、汉宣帝先后对匈奴的接连打击,让匈奴已经无力维系其内部统治的稳定

匈奴虚闾权渠单于逝世后,发生了五单于内乱,最终形成呼韩邪单于与郅支单于兄弟南北对立的态势

呼韩邪单于南下归附汉朝,郅支单于则依附于康居,匈奴此时已无法再对汉朝有任何实质性的威胁

汉元帝即位之初,郅支单于向康居借兵攻乌孙,《资治通鉴》记载“郅支数借兵击乌孙,深入至谷城,杀略民人,驱畜产去。乌孙不敢追。西边空虚不居者五千里”,同时,郅支单于“西收呼韩邪右地,破呼偈、坚昆、丁令,兼三国而都之”,于是郅支单于乘胜骄纵,杀害西汉使者谷吉,以大国自居

 

 

甘延寿出任西域都护后,在“沉勇有大虑,多策谋,喜奇功”的陈汤的威逼利诱下,二人共同谋划联合乌孙共攻郅支单于,“矫制发城郭诸国兵,车师戊己校尉屯田吏士”,两人统帅西汉乌孙联兵四万人,分两路深入康居境内,直击郅支单于,“斩单于首,斩阏氏、太子、名王以下千五百一十八级,生虏百四十五人,降虏千余人”,彻底剿灭郅支单于

就在此时,陈汤喊出了几千年来最振奋人心的历史最强音: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在这次“闪电战匈奴”的战役中,西汉乌孙联军先是战胜康居副王,然后穿过康居国,直击郅支单于,在汉军进入康居国境后,康居在整个过程中并未做出任何阻挠,足见大汉长久以来在西域树立起的绝对权威,而这一次对于郅支单于的歼灭打击更加起到了威慑西域的效果,与此同时,也坚定了业已投入西汉怀抱的呼韩邪单于的臣服之心

这一战对于西汉后期边疆政治稳定也起到了重要作用,打破了西域的政治格局,树立汉朝的绝对威信,匈奴南北割据的混乱局面被彻底瓦解,尤其是对呼韩邪单于的和亲与安抚政策,让西域诸国深刻领悟顺昌逆亡的教训,边塞的安宁让西汉后期在不断发生的自然灾害面前能够全力着眼于内忧,延续其摇摇欲坠的统治

 

甘延寿与陈汤的处理

虽然陈汤与甘延寿对北匈奴的作战取得了完全的胜利并且产生了十分积极的影响,但毕竟这是一次未经朝廷允许的矫诏行动,因此,当他们回到朝廷,面对他们的贸然行动,朝中众臣爆发出了扩日持久的争论,而对他们二人的最终处置,也恰恰反映出了西汉后期不同时间点面对内外关系态度的变化

针对陈汤、甘延寿二人的矫制出兵,汉元帝不顾丞相匡衡为首的一部分朝臣反对,采纳刘向的意见,封甘延寿为文成侯,陈汤为关内侯

而到了汉成帝即位后,则再次追究起矫诏之罪,将陈汤、甘延寿贬为庶人

 

西汉历史上的数次矫诏出兵及处理

事实上,陈汤与甘延寿并不是西汉首个矫诏出兵的将领,早在汉宣帝时,多次击败匈奴立下战功的长罗侯常惠就因为龟兹国杀害校尉赖丹请求出兵,遭到汉宣帝反对后,常惠仍然帅兵攻龟兹,迫使龟兹王谢罪并斩杀龟兹权臣姑翼

而整个西汉最为著名的一次矫诏,要算同样发生在汉宣帝时期的冯奉世攻莎车,冯奉世本是奉命护送西域诸国使臣回国,然而莎车却发生政变,莎车王和汉朝使臣奚充国都被国王的弟弟呼屠徵杀害,冯奉世当机立断,“以节谕告诸国王,因发其兵”,借西域诸国兵力攻破莎车,平定诸国,威震西域

这两次发生在汉宣帝时期的矫诏出兵都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彰显了大汉的实力,然而,对于矫诏的情节,西汉律法中的处罚规定是相当严苛的,《汉书》记载:

汉家之法有矫制,律,矫诏大害,腰斩

 

而 1983 年出土的《张家山汉简》中则记载:

矫制,害者,弃市;不害,罚金四两

 

 

 

由此可见,矫诏的行为是根据其最终产生的结果来定罪的,因此,《汉书》中记载的“矫诏大害,腰斩”并非指的是所有矫诏的行为都非常恶劣,一旦矫诏就要腰斩,而是矫诏后,如果产生了极恶劣的结果,那么就要腰斩

这样一来,就为执法者如何去为矫诏者定罪、量刑开辟出了相当大的自由空间

汉宣帝时,矫诏的常惠没有受到封赏也没有受到处罚,而冯奉世则因为这次矫诏行动升迁到了光禄大夫、水衡都尉,这二人的处理,基本上是采取了默许的态度,由此也反映出了汉宣帝“霸王道杂之”的治国策略,肯定了对外的强硬态度

而到了西汉后期,陈汤与甘延寿的先封赏,后贬谪,正是汉元帝、汉成帝向朝野内外传达其政治态度的手段,西汉后期,自然灾害的频生,让朝廷只能通过缩减军费,投入到国内的灾害治理中,这让西汉再也不能投入大量精力去治理西域诸国,因此,汉成帝甫一登基,即对前朝功臣进行翻案,足以左右朝廷的政治风向,让朝中众臣深切意识到西汉政治视野由外转内的历史性调整

 

总结

得益于西汉中期大汉军马在边疆的征战,西汉后期对外战事已显著减少,南匈奴的归附、西域都护、护羌校尉的设立,以及对郅支单于、西羌反叛的迅速解决,都让周边各国感受到了大汉的国威,从而维持了西汉中期所奠定的疆域安宁

吕思勉先生在《秦汉史》中评价说:

汉自昭帝以后,用兵于四夷,远不如武帝时之烈,然其成功,转较武帝时为大,则时会为之也

 

然而,株涯郡(今海南省部分地区)的独立以及朝廷对陈汤的态度变化,也体现出了在不断加深的内部矛盾面前,国家政策由外转内的政治风向变化,正是在这样的政治风向的影响下,汉成帝时,段会宗出任西域都护,谷永嘱咐他“甘、陈之功没齿不可复 见,愿吾子因循旧贯,毋求奇功”,整个国家和社会一改西汉中期的扩张理念,寻求守成的心态可见一斑

就这样,在强盛无比、四处扩张的西汉中期过后,留下了一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余音,大汉步入了对外的安定与守成

 

说到西汉后期对匈奴的关系,就不得不提到一个著名的历史人物 -- 王昭君

四大美人之首的王昭君历来为人们所熟知,昭君出塞的故事也被诗歌、小说、戏曲、影视剧等多种文字类型所演绎,成为家喻户晓的历史故事

《汉书》记载,在彻底消灭郅支单于势力后,汉元帝下诏:

匈奴郅支单于背叛礼义,既伏其辜,乎韩邪单于不忘恩德,乡慕礼义,复修朝贺之礼,愿保塞传之无穷,边垂长无兵革之事。其改无为竟宁,赐单于待诏掖庭王樯为阏氏”

 

 

 

汉元帝一改此前汉匈和亲的消极态度,在掖庭中挑选了“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裴回,竦动左右”的王昭君,远嫁匈奴和亲

王昭君先后成为呼韩邪单于父子两代单于的宁胡阏氏,自此,整个西汉王朝中匈奴始终臣服于大汉,而这其中,王昭君的远嫁匈奴毋庸置疑是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的

《汉书》中对于昭君出塞故事的记载十分简约,而后人却在此基础上对整个昭君出塞的事件经过进行了丰富的再创作,让王昭君的形象不断深入人心,直到今天,王昭君仍然作为一个促进汉匈两国五十年和平稳定的重要历史角色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然而,历史上王昭君的形象却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这些变化的背后,则正反映出不同时代和历史背景下文人思想的变化

 

自请出塞

东晋时期,广陵相孔衍作《琴操》三卷,如今虽然已经遗失,但在《世说新语》与《艺文类聚》中分别引用了昭君出塞的描述,这是现存已知的《汉书》后对王昭君形象的首次再创作

根据两处的记载,王昭君一改《汉书》中普通待诏掖庭的背景,被冠以了“王昭君者,齐国王穣女也,仪形艳丽,以节闻国中”的出身描述,随后,她入宫后,不被汉元帝召见,而“心有怨旷”,到呼韩邪单于来朝,请求和亲,王昭君自请出塞,说出了“妾幸得备后宫,粗丑卑陋,不和陛下之心,诚愿得行”,成为了匈奴阏氏

就这样,一个鲜活的敢于抗争的文学形象跃然纸上,这里的王昭君不再是那个被迫成为君王安抚边疆的棋子,而是主动抒发出自己不被重用、郁郁不得志的内心的声音,主动寻求自身命运改变的鲜活形象,反映出晋代空前提升的人权意识,文人借助着对文学形象的再创作,抒发出自身渴望主宰自己命运,实现自身价值的思想意识

从《琴操》的记载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文学作品中对故事描写手法的巨大进步,人物形象被塑造地生动、丰满而立体,后世的文学创作也在这一时代的基础上迅速成长了起来

 

悲怨形象

到了唐宋之际,文人开始通过诉诸昭君的悲怨,表达出红颜薄命,悲叹人生坎坷的郁郁胸怀,结合自身的郁郁不得志,抨击君王的昏庸

而为人所熟知的昭君不愿贿赂画工,惨遭画工丑化,意外沦为政治牺牲品的故事经过晋代的传播,此时也已是深入人心

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中写道: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珮空归夜月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

 

一句气势雄浑的“群山万壑赴荆门”,就已奠定全诗旨在塑造一个惊天动地的历史女子形象的气魄,紧接着“画图省识春风面”的描写,没有去抨击画工的唯利是图,却将矛头直指帝王,抨击汉元帝只识画图不识昭君的昏庸,这正是杜甫托言昭君,实际抒发的对自身处境、身世、乃至家国天下的怨愤之情

 

 

被元稹排挤,郁郁不得志的唐代诗人张祜也写下了:

万里边城远,千山行路难。 

举头唯见日,何处是长安。 

汉庭无大议,戎虏几先和。 

莫羡倾城色,昭君恨最多。

 

借着昭君的历史形象,诉说着自己内心的苦闷与怨恨

 

到了宋代,白居易的《昭君怨》也旨在借昭君的悲怨,抨击君王的昏庸:

明妃风貌最娉婷,合在椒房应四星。

只得当年备宫掖,何曾专夜奉帏屏。

见疏从道迷图画,知屈那教配虏庭。

自是君恩薄如纸,不须一向恨丹青。

 

《汉宫秋》中刚正的形象

元代剧作家马致远在流传民间的昭君故事基础上,创作出了著名的元杂剧《破幽梦孤雁汉宫秋》,成为了元曲四大悲剧之一

故事中,元帝命毛延寿到民间遍寻美女,毛延寿趁机勒索贿赂,而品性高洁的王昭君因为不远行贿而被丑化,元帝巡行后宫,听闻琵琶声而发现了才貌出众多才多艺的王昭君,便封王昭君为明妃,宠爱有加,毛延寿见事情败露逃亡匈奴,向单于进言昭君美貌,单于便开始了对汉作战,意图以武力抢夺王昭君,众臣无力退敌,只能恳请皇帝舍弃明妃“望陛下割恩与他,以救一国生灵之命”,元帝唱出:

当日个谁展英雄手,能枭项羽头,把江山属俺炎刘?全亏韩元帅九里山前战斗,十大功劳成就。恁也丹墀里头,枉被金章紫绶;恁也朱门里头,都宠着歌衫舞袖。恐怕边关透漏,殃及家人奔骤。似箭穿着雁口,没个人敢咳嗽。吾当僝僽,他也、他也红妆年幼,无人搭救。昭君共你每有什么杀父母冤仇?

休、休,少不的满朝中都做了毛延寿!我呵,空掌着文武三千队,中原四百州;只待要割鸿沟。陡恁的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而此时此刻,王昭君慷慨陈词,毅然以自身命运换取国家和平:

妾既蒙陛下厚恩,当效一死,以报陛下。妾情愿和番,得息刀兵,亦可留名青史。但妾与陛下闱房之情,怎生抛舍也!

 

由此,昭君出塞,行至边境,以酒祭奠,投江而死,最后,元帝痛苦不堪,终于在梦中与昭君再次相会

整个故事一波三折,无比凄凉,读之,令人倍感神伤

昭君的形象再次由被动变回了主动,在敌军压境,文武百官无人能退敌之时,昭君挺身而出,为国家献身,而元帝,也成为了一个在悲剧中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悲情形象

元代的受外族统治的历史背景下,这样的悲剧故事正反映了文人为国家无人能够推翻外族的悲愤,王昭君誓死不肯入番,也体现出了文人追求大义,拼死抗争的政治理想,但昭君投江殉国,悲剧之中也反映出了当时文人在外族黑暗统治与打压下内心的彷徨与无助

 

 

新中国新形象

步入 20 世纪,新的形势下赋予了王昭君这个文学形象以新的历史使命

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为了弘扬反封建的主题,文人们为王昭君树立起了新的形象,她不再悲怨,而是成为了一个独立自主,敢于为自身命运抗争的女性,成为了一个为实现自身价值主动请缨,远赴塞外和亲的光辉形象

新中国建立以后,民族团结与融合的意义空前提升,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王昭君这个人物形象又重新被推上舞台,周恩来总理就曾多次在报告中对王昭君赞赏有加,他说“我们要把历史上的痕迹消除掉,要把各民族在经济、文化方面事实上的不平等状况逐步消除掉,要提倡汉族妇女嫁给少数民族”,他要求曹禺为王昭君编写一部新时代的剧作,挖掘历史剧的现实教育意义

于是,1978 年,著名的话剧《王昭君》问世了,剧中通过安排迂腐的前朝孙美人的荒诞故事,让王昭君认清现实,同时通过对比,也凸显了王昭君反封建的性格特点,在自请出塞后,王昭君通过其自身的善良与智慧赢得匈奴人民的尊重,在帮助单于平定内乱后,与痴情的匈奴单于相亲相爱,度过了幸福的一生

王昭君在单于来朝时,说出“于今汉匈一家,情同兄弟,弟兄之间,不就要长命相知,天长地久吗”,在与单于深夜谈情的情节中,王昭君更是说出“我是带着整个汉家姑娘的心来到匈奴的”,让这部剧作颇具政治意味,成为了一个时代标志性的产物

 

 

总结

不同时代的作家赋予了王昭君这个历史人物以不同的故事,他们借昭君之泪流自我之泪,或反映帝王的昏庸,或感叹于自身的不得志,或愤愤于文武的无能,或肩负胡汉和好的历史使命,无论是这其中的哪一个形象,都无不体现出了这个角色深受人民喜爱的程度

回到西汉后期,在那个金戈铁马的时代,大汉一面剿灭郅支单于,一面与呼韩邪单于和亲,其对于稳定整个西汉后期对外关系的稳定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无论是主动出塞还是被动选择,不可否认的是,王昭君都是那个特殊时代为了政治做出了自我牺牲的普通人,最终呼韩邪单于死后,被迫嫁给自己的儿子,请求回归汉朝而不得,无疑其身上有着浓厚的悲剧色彩,但和亲政策所带来的历史作用是值得我们去肯定的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三到七篇推文,只有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东汉·班固 《汉书》

南朝宋·范晔 《后汉书》

唐·欧阳询 《艺文类聚》

北宋·司马光 《资治通鉴》

吕思勉 《秦汉史》

《唐诗鉴赏辞典》

《元曲鉴赏辞典》

曹禺《人民戏剧》

[美] 费正清、[英] 崔瑞德 《剑桥中国秦汉史》

翦伯赞 《从西汉的和亲政策说到昭君出塞》

 






西汉      西汉后期      王昭君      甘延寿      陈汤      周恩来      五四运动     


京ICP备15018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