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条》 -- 诺兰的时间新探索

2020-09-06 21:19:26   最后更新: 2020-09-06 21:19:26   访问数量:115




2020,新冠肺炎的疫情仿佛一个重磅炸弹,影响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随着国内疫情的全面控制,影院逐步开放,《盗梦空间》、《星际穿越》一部部经典电影被拿回来重映,这一切似乎都在为一部新电影的闪亮登场做着预热,这一部电影就是诺兰硬核科幻的再度归来之作 -- 《信条》

怀着满心期待,我也在这没有进影院的大半年之后,在《信条》上映的第二天,和媳妇一起观看了这部烧脑巨作,本文,我就来谈谈我的个人看法

此处郑重提示,由于电影属于悬疑片,且正在火热上映中,本文虽然之谈观感,但不可避免的会谈及部分情节,因此会存在部分剧透,请酌情观看本文

 

 

《信条》是典型的诺兰式影片,观看这部电影时,你能感受到诺兰历年来每一部影片都或多或少的融入在这部影片中,让你不时的感到,这就是诺兰,就是他

还记得《记忆碎片》倒放的开头吗,照片越来越淡,最终回到相机中,枪逆向回到主角手中,子弹又逆向回到枪里,火焰收回,死者复活,一声尖叫,故事开篇

 

 

当《信条》的主人公在生死关头看到打在墙体里的子弹反向退回枪膛,贯穿他的敌人时,你有没有想到《记忆碎片》的那段经典开头呢?当主人公按动扳机,子弹一个一个退回,靶子上的弹痕恢复,我不禁在想,难道早在《记忆碎片》构思的时候,诺兰已经在构思如今的这部电影了吗?

这两部电影更加相似的是反复交错的时间线,虽然两个故事本质都并不复杂,但时间线的交错,让故事承载的信息量爆炸式增长,让观众应接不暇,短时间内无法完全消化,从而达到了极度烧脑的效果,大脑如同在坐过山车,无法准确定位当前的处境,无法预料即将发生的事情,只能感受到一个字 -- 爽

但这并不是唯一的诺兰范,《信条》的反派,有着和《黑暗骑士》中小丑一样的疯狂,诺兰甚至找来了曾经的歌剧演员布拉纳来饰演这一角色,布拉纳如同在莎翁戏剧中一样的出戏表演,却反而为这个角色平添了几分癫狂

电影中,人们从一个门进去,从另一个门出来,红蓝两个房间充满了对称的美感,你是否想起了《致命魔术》中那对称的两扇门

 

 

影片以音乐厅突袭事件作为开始,在紧张刺激中,你是否感受到这正是《黑暗骑士》、《盗梦空间》、《记忆碎片》、《敦刻尔克》等几乎每一部诺兰影片开头时的那种紧张节奏,而随着视角拉远,音乐厅二层的爆炸场面,与《黑暗骑士》中医院的爆炸、《盗梦空间》中倾泻而出的两万升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在最终决战的那一天,同时发生了音乐厅突袭事件、越南度假自杀事件以及红蓝两军钳型行动的大决战,最终三线收束,是不是又像极了《敦刻尔克》中,海陆空三线在结尾处的合一呢?

最为典型的,是与《星际穿越》一致的时空观,以及末世下人类的选择,从这一点来说,本作甚至可以作为《星际穿越》的续作电影来看待

 

电影设置了一个非常朴素概念 -- 时空逆转,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一旦逆转,你的时间便开始倒流,你的一切行为在万千正向的人眼中便成为了倒放,然而,不得不感叹的是,诺兰就是诺兰,他让剧中多个角色逆转后再逆转回来,然后再逆转,多次逆转后,让观众短时间无法分清事件的先后,却又维持了这部硬核科幻电影逻辑的缜密,一切事件发生的天衣无缝,而这事实上源于电影的时空观

与《星际穿越》一样,《信条》通过固有的因果律来解决祖父悖论的问题,“果”是因为“因”而铸就的,然而,“果”的存在,则意味着“因”是必然会发生且已经发生了的,所以历史是无法改变的,正如电影中,反派穿过逆转门之后以妻子作为威胁,逼问出“钚245”藏匿的位置后,过去的他穿过逆转之门后,仍然要反向演出他已经目睹过的这一切,去完成因果律的闭环

当人类开始设想回到过去,改变历史的那一刻,一个问题便萦绕在了心头 -- 历史可以改变吗?由此诞生出很多套理论来设想历史被改变后的情形:

  1. 以《哈利波特》《十二只猴子》《前目的地》等作品为代表的历史不可改变论,作为“果”的事件一旦发生,那么因果就是已经铸就的,即便穿越,那么,穿越这件事要么不影响“果”,要么成为“因”的一部分一起铸就“果”,时间单向流转,因果无法改变
  2. 以《回到未来》《源代码》等作品为代表的平行宇宙论,即每次“穿越时空”实际上是在多个宇宙之间穿梭,你的任何改变只影响当前宇宙,而不会影响到你来自的宇宙,这个解释方法是最简单也最容易理解的,因此也是影视作品中最常用来解释穿越的手段
  3. 以动漫《命运石之门》电影《海市蜃楼》为代表的世界线理论,即世界只有一个,改变过去,会影响未来,让世界发生变化,但随着变化与修正的进行,除了主角外,常人关于改变前的记忆都会消失,时间在被改变后的新世界继续流淌,这种解释一旦在作品中使用,由于剧中所有人的淡忘,会让观众更加感到一种对已逝之人的惋惜,因此通常这类作品的优秀结局更具情感上的冲击力

 

本作《信条》与《星际穿越》一样,采用了上述第一种解释,即历史不可改变的理论,即便发生穿越,穿越者也是造成最终“果”的一环,而《信条》妙就妙在并没有穿越的存在,有的只是逆行者,因此我们在事件发生过程中,就目睹了这完美自洽的闭环,由因到果是如此的自然

 

 

不可改变的历史不可避免地引出了另一个话题 -- 宿命论,剧中,主角问“那么,自由意志存在吗?”

正像《星际穿越》中主角所说的:“大自然是残忍的,恐怖的,但是你不能说它是邪恶的。就象狮子撕碎一只羚羊,你不能说它是邪恶的”,让人不禁想起老子那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诺兰想要表达的正是时空中因果已铸就,不可改变,人类如同在长夜中探索着前行的道路,尽管当下的每一步都是上一步的果,但当下的每一步也是下一步的因,未来仍然是当下奋斗的结果,因果律并不是宿命,更不是止步不前的理由,即便未来已经注定,当下仍然要拼尽全力,而“拼尽全力”是否就是当下人的宿命,这已经不重要了

《星际穿越》中那句“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夜,激情不能被消沉的暮色退缩,咆哮吧咆哮,痛斥那光的退缩”正是诉说着这个道理

 

 

有着著名科学家基普索恩担当顾问的《信条》,其硬核程度与《星际穿越》一样无懈可击,而《信条》得益于他基本设定的简洁明了,更加显示出一种自洽循环的美感

但是,问题在于,《信条》的立意远没有《星际穿越》中“爱能穿越时空”的深

从影片要表达的内容来看,《星际穿越》并不是一部纯粹探讨科学与幻想的作品,影片中,面临生存还是毁灭的选择、勇于探索与牺牲的精神、感人的家庭情感与思念、以及人性自私一面的深刻反思,这都然我们回味无穷,尽管电影以硬科幻为骨骼,但其丰富的情感表达成为了电影的血肉

反观《信条》,导演将逆转的概念玩弄于股掌之中,同一个人物逆转之后再正向,正向之后再逆转,多个人物正向、逆转反复交错,从而达到“史上最烧脑”的效果,但抽丝剥茧,透过盘根错节的科幻手法去看,电影其实回到了上个世纪一系列谍战冒险电影的惯用套路上,接任务、冒险、拯救世界这样老套的剧情

如今的观众,已经不再是能够被几个大场面满足的,人们观看一部电影更希望看到电影背后能够表达出什么,或情感真挚细腻、或哲理深刻隽永,而这样老套的接任务拯救世界的古典特工电影却由于其情感上的缺失在如今的时代显得乏善可陈,也势必无法达到《星际穿越》在人们心中的高度

甚至于你细想的话,会发现很多时候剧中角色都是在演戏,反派明知世界没有被毁灭却非要回到过去实现明知不会成功的毁灭式自杀,电影中对此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在事情真正发生前,没人知道历史能不能被修改,也没人知道到底会不会因为修改历史开辟出平行宇宙,于是未来人类大费周章的传递信息让俄国军火商毁灭世界以及俄国军火商回到过去自杀,都可以用他们认为历史可以被改变,从而会开辟出平行宇宙来解释,但是这仍然非常牵强,既然俄国军火商拥有这样的时空观,他为什么在红蓝房间中逆转后不惜用反向子弹击中自己妻子来问出那个自己已经知道了的答案呢?

 

 

从这一系列的科幻作品中,事实上我们能够看到其前进的脚步,从简单粗暴的平行世界,到世界线收束统一,这里面展现的是人们对于时空、穿越以及这之后带来的影响不断深入思考的结晶,而发展到了《信条》,我们看到了一种新的穿越方式 -- “逆转”的诞生,这是对时间本质的进一步思考

时间是什么?无论从哲学上还是从科学上,至今都没有令人信服的解释,从奥古斯都发出“时间是什么?我不知道”的感叹,到维特根斯坦提出时间是哲学领域不可研究的事物,时间是什么始终是困扰人们无法言说的问题

《平凡的世界》中有一个故事,主角孙少安的奶奶,梦到了一只白狗咬了自己的肚子,醒来腹痛,于是认为白狗成精作祟,找大仙除邪,这在我们看来有些荒诞,小说借此讽刺了封建迷信的可笑,但这背后反映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孙少安奶奶的梦中,是先发生白狗出现,准备咬她,后出现自己腹痛的感受的,也就是说,孙少安奶奶在自己腹痛前预知了腹痛的发生,然后去梦了白狗,这岂不是很不合理吗?事实上,我们都知道,是腹痛在前,然后大脑为腹痛合理脑补出了白狗咬肚子的这个梦,让做梦者误以为自己是先遇到狗,后被咬的经过,很多人被父母或闹钟从沉睡中叫醒通常也都有类似经历,那就是先梦到即将被叫醒的事件发生,后感觉到真的被叫醒,事实上,这都来自于你的脑补

如果你深刻思考这个例子,你会发现时间的流逝仅仅来自于你的意识,先与后是相对的,正如在看电影的你,每一时刻你都只看到一帧画面,是你的大脑将记忆中的画面串联起来,让你感觉到了电影在播放,时间在流逝,而过去与未来,在不断随着当前播放帧的变化而变化,庄子说“今日适越而昔来”就已经阐释出“今昔”的相对性,如果意识将行为定位为“适越”,那么行为发生在今之后,为未来,而如果意识将行为定位为“来”,则行为发生在今之前,为昔来,这正是奥古斯丁说的“人们用心灵度量时间”

所以时间真的是正向流逝的吗?正像孙少安奶奶的梦中,身体是先感受到“被狗咬肚子”的痛,后脑补出白狗咬人的“因”,而做梦者本身对此毫无察觉,他并不会感受到“果”发生在了“因”之前,如果时间并不是正向流逝,而是一切的“果”皆已注定,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反向流淌,“果”赖以为系的“因”按照他应有的样子在不断发生,我们是否能够察觉?答案很明显,我们无法察觉,你能够感知到的生命是没有时间概念的,他只是静止的一瞬间,是大脑和意识将相邻的瞬间串联才让你有了时间流逝的感觉,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在我们面前展示了一套全新的时空观,让我们看到每个个体对时间的感知是不同的,因此,他在《相对论的意义》一书中说“个体的时间经验是不可测度的”,让我们对时间的认识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面对末世,《星际穿越》中的未来人放置了虫洞并且在黑洞中构建五维空间,为地球人打开绝处逢生的求生之路,而《信条》中,未来人憎恨着人类放任熵增的历史,于是送回金条与信息意图毁灭,两者都是掌握了极为先进技术的未来人对过去时代人类的启示,《星际穿越》中,男女主角在黑洞的光影中手指触碰的情节象征着米开朗基罗的著名油画《创造亚当》,从而让这一立意颇具宗教意味

这样的手法并不是诺兰的首创,早在 1955 年出版的阿西莫夫的科幻著作《永恒的终结》一书中,就让来自未来的主角回到过为费米带去了有关量子物理的启示,从而改变了人类的技能树,让人类打开星辰大海的视野,也因此解释了人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量子物理研究的突飞猛进

然而当我们脑洞大开地回望历史,是否未来人真的密切关注着我们,并且已经送来过引导我们前行的启示呢?是不是真的有人给了费米一页关于量子物理的笔记,亦或是有人分别同时给了莱布尼兹与牛顿两人微积分的描述,也许这些纯粹是幻想,但我们孤独地存活在宇宙的这个兴许是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正是有着这些不断萌生的,兴许只是幻想的想法才让我们感受到生命存在的精彩,这也正是存在和探索的意义,科幻影片并不解决现实究竟是什么的问题,那是科学记录片该做的事,科幻影片旨在让你看到世界存在的另一种可能,启发你去思考去探寻,这也正是科幻影片的耐人寻味之处

正如吉普·索恩在著作《黑洞与时间弯曲》中写道:

我所书写的是人类思想那令人惊奇的力量 -- 在迷途中往返,在思想上跳跃 -- 最终从宇宙的纷纭复杂中发现主宰宇宙的基本定律的单纯、简洁和壮丽

最后一提,如果考虑到诺兰两部作品中角色的国籍,你会发现同样是末世,《星际穿越》中,美国的宇航员们发扬奋不顾身的精神,牺牲自己探索地外世界,最终成就 PLAN A 与 PLAN B,拯救地球,而在《信条》中,面对末日的世界,俄国人痛恨放任熵增的人类过去,送回金条与信息,指导过去的疯子毁灭世界,这简直是黑到不能再黑了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三到七篇推文,只有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龙渊阁记      电影      世界观      诺兰      时空观      平行宇宙      信条     


京ICP备15018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