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一) -- 四大文明古国的诞生于古希腊自然哲学的发展

2021-08-29 15:51:12   最后更新: 2021-08-30 11:16:39   访问数量:54




公元前4000年到公元前2000年,是人类文明从诞生到发展的摇篮期,时间来到了第四纪冰川晚期,地球迎来了它温暖潮湿的新纪元,冰雪消融、河流汩汩,变幻了沧海桑田。

在巨大的亚欧非大陆上,东亚大陆的中华文明、南亚印度河流域的古印度文明、中东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文明、北非的古埃及文明以及爱琴海西海岸的古希腊文明相继崛起,谱写了绚丽的人类文明的华彩乐章,那么,是什么造就了这四大文明各自截然不同的性格呢?

 

 

2.1 四大文明古国

一览四大文明古国,全部都是建立在河流灌溉冲刷出的肥沃土壤上的。河流养育了人民,但同时也为人们带来了洪涝灾害的隐患,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迫切希望有一个组织,能够集中力量开展对抗自然灾害的斗争,能够在灾后妥善安置人民;与此同时,人们也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组织能够在周边畜牧业、游牧业民族入侵时统一调配军队和资源进行有效的防御和抵抗或者有足够的地域纵深供百姓避难,于是,古老的专制政权就这样在这四大大河文明中诞生了。

让我们放眼东亚大陆,太平洋、燕山山脉、阴山山脉、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帕米尔高原、青藏高原、青海湖、横断山脉等等天然屏障围起了一个幅员辽阔的庞大家园,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长江、黄河两大支系众多的河流养育了庞大的人口基数,广阔的地域纵深为人民提供了强有力的抵抗外敌的后盾,爱好和平与稳定的中国人民在这片土地上安居乐业,大禹治水的传说造就了中华民族求真务实、勤劳勇敢的性格特征。

然而,同样身处亚洲,背靠大海,拥有着印度河流域面积广大的沃土的印度却因为缺乏天然屏障而暴露在争端之下,多民族的相互征伐,雅利安人的入侵,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培育出了分层的政治制度 -- 种姓制度,外来宗教与本土宗教的冲突与融合,形成了这里独特的多宗教信仰、宗教氛围浓郁的文化特征,在此影响下,多民族语言、文学、艺术、音乐、舞蹈、雕刻也都融入到了印度文化的长河之中。

而在中东地区,情况则大为不同,相对于周边贫瘠多山的地貌,两河流域下的新月沃土显得十分有限而弥足珍贵。与中国相似,在巴比伦周围不适于耕作的土地上,有着众多以游牧业为生的民族,他们迁徙不定,一旦遇到气候变迁,入侵农业国家通过掠夺资源来补充畜牧业的不足成为了生存的必然需要。在这样的情况下,缺乏中国这样巨大战略纵深的古巴比伦,为了自己的生存,自然就造就了这个文明好战的性格,在动荡的政治格局下,人们仰望星空,在茫茫宇宙中寻找内心的宁静,占星术就这样在这个古老的国度流行开来。

让我们再来看看非洲北部,庞大的撒哈拉沙漠与阿拉伯沙漠之间,绵延出了一条地球上最长的河流 -- 尼罗河,在这条大河的冲刷下,形成了被誉为“世界最大的绿洲”的狭长地带,这样独特的沃土,孕育出了古埃及文明。在两大沙漠与红海、地中海的环绕下,古埃及不受外界打扰,维持了一段长期安定的岁月。然而,尼罗河年复一年周期性的泛滥,让古埃及人感受到了自然的规律性,于是找寻自然背后的法则成为了古埃及绚丽的数学计算学科诞生和发展的源动力,稳定地统治也让古埃及的统治阶级将闲暇时光沉浸在了对死后世界的思考中,关注死后世界、极富神秘主义色彩的古埃及宗教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成为了法老们的信仰。

 

 

2.2 古希腊文明的诞生和发展

隔着爱琴海的希腊半岛上,克里特-迈锡尼文明密切注视着近东两大古文明的发展,由于希腊半岛多山的环境,造成了在大规模的贸易发生前,多个民族为了生存而抢夺资源的不断征战,直到公元前 8 世纪,希腊开始了对外的殖民扩张,海上贸易随之开展,基于奴隶制社会的古希腊文明趋于稳定,产生了一大批有钱有闲的贵族阶级,他们惊异于巴比伦、埃及灿烂的文明,思考着自然、人类以及政治制度的深层奥义,由于他们天然地不需要中央政权的统筹,贵族阶层迫切希望通过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参与到国家的决策中。就这样,充满好奇地去仰望星空的哲学家们便诞生了,直到今天,他们的思考依然深刻影响着人类世界的发展。

 

人类从蒙昧走向文明的过程中,对于我们所处的世界,必然会产生各式各样的问题,例如世界从何而来,我们自己又是从何而来等等。世界各地各民族便由此产生了若干猜想,而与此同时,出于组织人们协作的需要,以及让管辖范围内文化认同的需要,执政者将这些猜想系统性的辑录成了神话故事,让这些故事更好地在民间流传下去。

世界各民族的神话都极具自身的民族特色,在这之中,希腊神话则非常独特地强调了宿命的概念。在其他民族的神话中,神往往都是至高无上的,即便神与神之间会产生争斗,但神的意志并不会受到任何其他方面因素的影响。但在希腊神话中,高贵如神依然无法摆脱命运的安排,在这些故事中,时间之神克洛诺斯反抗他的父亲天神乌拉诺斯,成为了新的众神之主,而他同时得知了自己的宿命 -- 他也会被自己的儿子��翻,果不其然,他的小儿子宙斯带着自己的哥哥姐姐们联合泰坦巨人一起推翻了克洛诺斯的统治,而同样的,成为了新的众神之主的宙斯也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命运 -- 他同样也会被自己的儿子推翻,于是他吃掉了已经怀孕的妻子墨提斯,然后又将知道了秘密的先知普罗米修斯绑在高加索山,让雄鹰啄食普罗米修斯的内脏来逼迫普罗米修斯说出预言的真相。

为什么神也要担心自己的命运呢?这和希腊人的历史是分不开的,公元前 11 世纪到公元前 8 世纪,伊奥尼亚人、亚该亚人、多利亚人先后征服希腊,你方唱罢我登场,一波又一波的攻伐,从战胜到战败,从推翻到被推翻,让希腊人深陷宿命论的深渊之中。

然而,从公元前 8 世纪到公元前 6 世纪,在商业贸易下,希腊迅速崛起,高速的城市化让希腊人见证了人类智慧的伟大,从而产生了人类可以掌握一切的自信。随着人们对于自然本质的追问逐渐加深,传统神话的解答渐渐无法解答人们内心的困惑,人群中最具智慧的哲人便尝试给出自己的答案,古希腊自然主义哲学就这样诞生了。

本文,我们就来详细介绍一下古希腊自然哲学时期的众多流派与哲学思想,梳理他们背后的发展逻辑与脉络。

 

 

 

4.1 伊奥尼亚学派分支一 -- 米利都

 

最初的古希腊自然哲学家希望从现实中找到一个事物作为万物的本源来解释万物是如何构成的,于是在自然界中唯一同时三态并存的水进入到了哲学家的眼中,公元前6世纪初,成功预言了一次日食而声名大噪的泰勒斯提出了水是万物本源的观点,他认为,是水的状态在自然界中的无限变化,才产生了我们看到的大千世界。

 

泰勒斯的学生阿那克西曼德继续着他的理论,发展出了水、火、土、气四元素相互转化永恒运动的解释,此后他的学生阿那克西美尼则进一步认为,是最轻的气不断下落凝结构成了万物。

 

无论是这些观点的哪一个,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在哲学家的眼中,世界是由一种不断变化着的“本质”在永恒的运动中所构成的,这就是作为希腊哲学起源的米利都学派的观点。

 

与泰勒斯一样处在伊奥尼亚地区的哲学家色诺芬尼在米利都学派观点的基础上,将具象的本源物质抽象化,提出了“一”是万物的本源这一抽象的理论,在他看来,世界来源于一个抽象的、不具有人格化的、非物质的抽象概念“一”,“一”是万物的起源却又永恒不变,他的这一观点十分类似于中国道家学说中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思想,他的这一思想在近半个世纪以后孕育出了爱利亚学派。

 

 

 

4.2 毕达哥拉斯学派

 

具有极高数学、音乐、建筑等多方面天赋和造诣的毕达哥拉斯在自己的数学理论基础上构建起了一整套哲学与宗教体系,并由此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宗教,拥有着数量庞大的信徒。他提出数字是万物的本源,从而解释了色诺芬尼口中的“一”是如何构成世界的。

 

伊奥尼亚学派的哲学家们虽然提出了自己对于世界本源的看法,他们“这个本源是如何构成世界的”这一问题的解释显得十分含糊,虽然有着米利都学派所宣称的“永恒的运动”作为解释,但这样一种简单的解释显然是无法说服人们的理性的。

 

毕达哥拉斯开启了将“构成世界的本源是什么”与“本源是如何构成世界的”两个问题分开的初步尝试,尽管毕达哥拉斯对于“本源是如何构成世界的”这个问题的解释具有十分宗教化的神秘主义色彩,例如他认为 2 这个数字由于它是两个 1 相加得到的,所以它是构成人们内心左右摇摆的思想本源,而第一个偶数的平方 4 与第一个奇数的平方 9 由于它们象征着正方形而构成了正义的本源等等,这些理论虽然在我们今天看来显得有些滑稽,但正是这样将现象的本质抽离并看作现象的来源的思想,奠定了后世形而上学“本质先于存在”的基调。

 

 

 

4.3 伊奥尼亚学派分支二 -- 爱菲斯学派

 

“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句如今为我们所熟知的话代表了爱菲斯学派的主要观点 -- 万物都处在永恒的流变中,没有任何事物是永恒的,是火这种不断变化的基质构成了这个世界。这一观点就是作为爱菲斯学派开创者的赫拉克利特提出的,他进一步认为世界虽然处于永恒的流变中,同时也处于一种和谐的状态中,和谐的状态源于多个对立面的对立统一,这种世间万物微妙的尺度和准则就是所谓的“逻各斯”,后人在这一理论的基础上发展出了辩证法。

 

除了世界的本源问题,赫拉克利特还试图用他永恒流变的哲学理论去解释心理学、伦理学等其他领域的问题,例如他认为人的灵魂是宇宙之火的一部分,而人的理性与德行是源于在宇宙之火炙烤下,灵魂的干燥与温暖,一旦灵魂潮湿则会变得平庸、沉沦,他的这种对各个领域进行哲学解读的尝试对后来的巴门尼德、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等哲学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由于爱菲斯学派与米利都学派一样,都是在伊奥尼亚地区产生和发展,所以他们都被归入伊奥尼亚学派,他们的共同点是对“变化”的信仰,认为是一种物质变化构成了世界万物,爱菲斯学派将“变化”推向极致,也首次不仅仅是解释了世界的本源是什么,而是转而将重点放在了“本源构成世界的过程”这一问题上,这显然对巴门尼德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4.4 爱利亚学派

 

4.4.1 巴门尼德永恒的静止

 

在“本源构成世界的过程”的这一问题上,巴门尼德对爱菲斯学派的理论进行了猛烈抨击。我们已经提到,色诺芬尼提出了不变的“一”构成了万物,巴门尼德在此基础上构建了一整个体系,来阐述他对于不变的“一”如何构成万物的理论,从而创建了一个真正确立“本质先于存在”的形而上学学派 -- 爱利亚学派。

 

巴门尼德开创性地将“存在”与“非存在”进行了区分,他认为感官世界是非存在的幻觉,理性世界才是“存在的”本质,感官世界构成了“意见之路”,理性的思维世界则构成了“理性之路”,变化的意见之路上的一切都是虚假的,而理性之路上的一切都是永恒不变的,因此,变化是人的感官引起的错觉,不变才是世界的本质。

 

此处,我们要深刻认识到,巴门尼德口中的“存在”,在后世绝大部分哲学家口中相当于“本质”,而“非存在”则相当于后世哲学家口中的“存在”。

 

4.4.2 芝诺的四大悖论

 

作为巴门尼德的后继者,芝诺和麦里梭尽全力捍卫着巴门尼德的不变论,芝诺提出了四大悖论,用以质疑我们的感官世界:

 

  1. 二分法:一个人要在有限的时间内从一点跑到另一点,必将经历两点间的 1/2,这又将问题变成了从起始点跑到 1/2 点,必将经历这两点间的 1/2 点,由于空间的无限可分,最终这个递归永远没有尽头。
  2. 阿基里斯追乌龟:阿基里斯是希腊神话中的英雄,他如果和乌龟赛跑毫无疑问会远远超过乌龟,但只要乌龟先走出一步,阿基里斯到达这一步时,乌龟已经向前走了新的距离,阿基里斯再到达这个新的位置时,乌龟又已经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因此,在无限可分的前提下,阿基里斯永远无法追上乌龟。
  3. 飞矢不动:飞着的箭在任何一个瞬间都是静止的,静止的叠加也必然是静止的,所以飞着的箭永远都是静止的。
  4. 运动场:两个人背向行进,各走一米,此时两人之间距离两米,人怎么会既走了一米,又走了两米呢?

 

前两个悖论,尤其是阿基里斯追乌龟的故事如今已经被搬上了高等数学教科书,成为了微积分教学的经典案例,而后两个悖论在我们今天看来也不过是简单的运动的相对性问题。然而,这四大悖论在历史上的影响是不容置疑的,芝诺也因此成为了诡辩论的祖师爷,对此后怀疑主义哲学的诞生和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4.4.3 麦里梭的修正

 

巴门尼德的学生麦里梭对巴门尼德的观点进行了修正,巴门尼德认为空间是有限的,“存在”是有体积的,虚空是存在的,而麦里梭经过理性地分析,一一提出反驳并论证,得出了存在无体积、永恒无限,并且他否认了虚空的存在,因为如果存在虚空,存在就不能运动。

 

经过麦里梭的完善,爱利亚学派区分真理与意见的哲学思想发展到了其巅峰,同时也成为了古希腊自然哲学的发展巅峰。

 

 

 

4.4 元素派与原子论派

 

4.4.1 元素派

 

可以看到,希腊古典哲学发展至此,产生了一个根本性的矛盾,那就是世界的本源是变化的还是永恒不变的。作为后来人的哲学家恩培多克勒想要建立一套理论,去调和这二者之间的矛盾,通过对几个世纪以来的希腊自然哲学发展的整体思考,他认同了巴门尼德提出的“绝对运动不存在”的理论,同时,他提出了相对运动是存在的,来调和爱菲斯学派的观点。

 

他认为,世界是由水、火、土、气四种绝对独立的元素构成的,他们永恒存在并且他们之间也不会产生相互转化,这就是对爱利亚学派“永恒不变”思想的认同,同时,他又提出,是这四种元素自己的运动构成了我们可感的世界,而驱动他们运动的原因是爱与恨。

 

经过了两个多世纪的发展,古希腊自然哲学已经发展出了众多的理论与学派,试图对他们进行整合、调和的尝试是影响深远的,尤其是在古希腊哲学最为辉煌的雅典哲学时代,古希腊哲学三贤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系统性的整合了前人的理论而诞生了自己的哲学理论,而恩培多克勒的“爱与恨”学说,则直接影响到了亚里士多德的四因说。

 

作为恩培多克勒的学生,阿那克萨戈拉在四种元素构成万物的“四根说”基础上,提出了每一种事物都对应一种本源,他称之为“种子”,每一类种子通过运动、结合构成相应的事物,运动的本质是“努斯”,也就是主观感受,如今我们看来,阿那克萨戈拉描述的“种子”十分类似于化学上的分子,但在哲学领域,这样的解释显然是混乱的,于是,在“种子”与“努斯”理论的启示下,原子论派诞生了。

 

4.4.2 原子论派

 

说到原子,我们肯定会认为这是一个十分近现代化的科学概念,事实上,早在公元前五世纪末,著名哲学家德谟克利特就已经提出了原子这一概念。

 

德谟克利特提出的原子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理解的原子概念,他口中的“原子”是一种球形、不可再分的基本物质,所有物质都是由这种物质经过不同的运动方式构成的,显然,我们看到,德谟克利特的观点是唯物的,与元素派不同,他认为原子之所以会运动,是因为从高处到低处的下落所造成的,他进一步用原子的运动解释了神和灵魂的构成。

 

虽然原子论由于遭到了亚里士多德的近乎全面的反驳,从而造成在文艺复兴之前,原子论的思想在哲学界难以得到广泛接受,但在文艺复兴开始,原子论唯物主义的思想对科学的发展产生了长久而深远的影响。

 

 

 

 

本文,我们介绍了希腊古典哲学的第一个时期 -- 古希腊自然哲学时期,这一时期涌现出了一代代哲学家充满理性光芒的优秀思想,我们可以总结成四大学派:

 

  1. 伊奥尼亚派:用变化的“一”来解释万物的“多”,万物的本源是一种物质,这种物质通过永恒的变化构成万物;
    1. 米利都学派:水/气是万物的本源;
    2. 爱菲斯学派:永恒变化的火是万物的本源;

  2. 毕达哥拉斯学派:用数的“多”来解释万物的“多”,数是万物的本源;
  3. 爱利亚学派:万物就是不变的“一”,没有任何事物是变化的,真理是永恒不变的,感官是骗人的;
  4. 元素派与原子论派:元素不变,运动构成万物
    1. 元素派:用不变但运动的“多”来解释万物的“多”,爱与恨驱动水、火、土、气运动构成万物;
    2. 原子论派:用不变的“一”来解释万物的“多”,原子受下落作用运动而构成万物。

 

这一长达两个实际的辉煌时期,为后世留下了诸多财富,催生出了公元前 3 世纪的雅典哲学的辉煌,下一篇文章,将会为您详细解读雅典哲学的智者时代以及伟大的雅典哲学三贤的哲学理论,敬请期待。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都有精彩推文,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居士读史

 






哲学      西方哲学史      古希腊      四大文明古国     


京ICP备20210350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