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与希腊古典哲学的重大转向

2021-10-05 09:55:07   最后更新: 2021-10-05 09:55:07   访问数量:38




 

上一篇文章我们看到了四大文明古国以及古希腊的崛起,见证了古希腊自然主义哲学的发展:

西方哲学史(一) -- 四大文明古国的诞生于古希腊自然哲学的发展

 

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古希腊自然哲学沉淀下了巨大的财富,这笔财富在接下来的时代里会绽放出怎样的思想光芒呢?

 

 

 

 

时间进入到公元前五世纪,人类历史上出现了罕见的思想大爆炸、大发展时期,雅斯贝尔斯说:

 

最不平常的事件集中在这一时期。在中国,孔子和老子非常活跃,中国所有的哲学流派,包括墨子、庄子、列子和诸子百家,都出现了。像中国一样,印度出现了《奥义书》和佛陀,探究了一直到怀疑主义、唯物主义、诡辩派和虚无主义的全部范围的哲学的可能性。伊朗的琐罗亚斯德传授一种挑战性的观点,认为人世生活就是一场善与恶的斗争。在巴勒斯坦,从以利亚经由以赛亚和耶利米到以赛亚第二,先知们纷纷涌现。希腊贤哲如云,其中有荷马,哲学家巴门尼德、赫拉克利特和柏拉图,许多悲剧作者,以及修昔底德和阿基米德。在这数世纪内,这些名字所包含的一切,几乎同时在中国、印度和西方这三个互不知晓的地区发展起来。

 

在这文明大爆发的神秘时代里,中国的老庄孔孟、西亚的犹太先知、印度的释迦牟尼、希腊的哲学三贤鱼贯走上历史的舞台,上演了人类思想史上无比璀璨的精彩史诗。

 

在中国,随着北方犬戎的侵入,平王东迁,王室衰微、礼崩乐坏,开启了纷纷扰扰的春秋时代。各诸侯国凭借自身独特的地理、文化条件在乱世中求生存求发展,“天子失官,学在四夷”,朝廷中的官学衰落,地方私学兴起,接受了当时较为先进教育的一批士大夫开启了他们对国家、政治、文化发展方向的深深思索,形成了一个个优秀的思想政治哲学体系,开启了百家争鸣的态势。

 

时间回溯到公元前 2000 年,中亚的雅利安人开始南下,频繁入侵南亚次大陆的印度,到公元前 1200 年彻底征服印度,印度原住民达罗毗荼人沦为了奴隶,雅利安人在印度传统吠陀宗教的基础上,创造出了婆罗门教,划分出了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四大种姓,到人类轴心时代,随着《奥义书》的问世,标志着婆罗门宗教走向完善的终极状态,它主张整个自然和宇宙是一个完整的统一整体“大梵”,大梵创造万物又隐于万物,揭示出人类个体灵魂与宇宙精神对立统一的奥秘,解释了人类痛苦的来源,为后世印度教、佛教的诞生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公元前 600 年,随着印度势力向恒河、朱目那河的扩张,社会产生了大幅的发展变化,婆罗门教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多,种种“沙门思潮”竞相涌现,产生了“九十六种外道”、“三百六十三种见”,不同的思想流派相互冲击、辩争,产生出一个个不同思想不同主张的至圣先贤,印度文化步入了空前辉煌与发展的新时期。

 

让我们再将目光看向爱琴海西边的希腊雅典,公元前五世纪,温和的民主派白里克里斯走上政坛,推出了一系列十分先进的民主制度。在宽松民主的政治氛围下,雅典迎来了空前的发展,尤其在两次希波战争之后,雅典荣获了前所未有的光荣成就,成为了希腊联邦中的精神领袖,随着雅典对伊奥尼亚诸岛的控制,哲学传入了这个政治、经济的中心,在自然哲学的巨大财富基础上,辉煌的雅典哲学就这样被催生了出来。

 

 

 

 

随着文化的空前发展以及白里克里斯推行的民主制度,雅典的财富、文化迅速增加的同时,法律制度也建立了起来。

 

彼时,雅典的法律制度已十分完善,一方诉讼,另一方自我辩护,最后经由大众组成的陪审团 – 公民大会投票进行裁决。在这样的法律制度下,人们越来越发现,自我辩护的辩论能力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于是这便催生出了一个新的职业 – 智者。

 

掌握了优秀的辩论技巧的智者们云游四方,靠着四处教学来赚钱谋生。他们主张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认知的不同,只要善于辩论,错的也会变为对的。

 

而就在这一时期,随着伊奥尼亚被雅典纳入势力范围,从伊奥尼亚地区兴起的自然主义哲学传入雅典。面对自然主义哲学中的众多争议,尤其是自巴门尼德、芝诺以降,理性将人导向了反常识的境地,无论是巴门尼德的真理之路与意见之路的分离还是芝诺的诡辩,还是原子论派万物由原子构成的理论,都是难以被人们接受和认可的,甚至很多人对人类的理性是否可以理解自然真理本身产生了怀疑,人们渐渐将目光从外在的自然转移到了人的自身。

 

极具标志性的,这一时期的剧作家欧里庇得斯也不再将视线聚焦于神和英雄的故事,他一生的九十多篇剧作中,全部都在描述人的故事。而就在此时也诞生了以普罗泰戈拉为代表的智者学派的新理论:“人是万物的尺度”,他们怀疑一切,否定知识,否定道德伦理,这自然激起了更多有识之士的反击。

 

 

 

 

公元前 499 年到公元前 449 年,波斯入侵希腊,爆发了一系列战争,紧接着,到了公元前 431 年,雅典与斯巴达之间著名的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连续的战争对希腊社会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战争让东西方被迫进行了交流,也让人们认识到原来人类是一个整体性的存在,空前的动荡让希腊哲学发生了巨大的转向。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颗耀眼的新星在雅典诞生,他就是苏格拉底。作为助产士的孩子,苏格拉底自命为“精神上的助产士”,他通过不预设结论的不断追问,来证明人的无知。一个又一个自信满满的人在苏格拉底不断的追问下哑口无言,将军无法说清什么是“勇敢”,政治家无法说清什么是“美德”,于是,苏格拉底的结论呼之欲出:所有人都是无知的,而人群中只有苏格拉底是具有智慧的,因为唯有他知道自己的无知,而真正的知识只有神知道,那就是善。

 

备受憎恨的苏格拉底被以“不敬神”的罪名告上法庭,在法庭上他拒绝为自己辩护,并说他是一只牛虻,是神赐给雅典的礼物。神把他赐给雅典的目的,是要用这只牛虻来刺激这个国家,因为雅典好像一匹骏马,但由于肥大懒惰变得迟钝昏睡了,所以很需要有一只牛虻紧紧地叮着它,随时随地责备它、劝说它,使它能从昏睡中惊醒而焕发出精神。

 

于是,苏格拉底被陪审团通过死刑的刑罚,苏格拉底的学生偷偷建议苏格拉底逃跑,苏格拉底严正拒绝,并说出了他经典的遗言:

 

雅典人啊,你们没能赢得更多时间;相反,因为将苏格拉底置之死地,你们将恶名远扬。你们若是足够耐心等久一些,老天自会满足你们的心愿,让你们真正摆脱我;只因我年事已高,时日无多。 你们无疑认为,我是因为申辩不够充分而被处以极刑,要是我按你们认为合适的方式,以行为和言辞打动陪审团以求或赦,或许我会被无罪开释。可我无法做到以取悦的方式向你们谄媚,肆意妄为、恬不知耻、卑躬屈膝、痛哭流涕、抱怨哀嚎、悔恨悲叹,这些奴颜婢膝的说辞和行径,你们道听途说早已对此习以为常,但这一切,根本配不上我的名号。 我并不后悔进行申辩。我宁愿死于自己所信仰的辩护方式,也不愿按你们的方式继续苟活。法庭如同战场。战斗中常有此事发生,一个人只要扔掉武器,向追捕他的敌人乞怜求饶,便可避免一死。在危险面前,总有各种逃避死亡的办法,只要你寡廉鲜耻不惜代价,便可死里逃生。 朋友们,真正的困难并不是逃避死亡,而是避免做出不义之事;因为不义之事,比死亡更难逃避。我已是年老体衰、行动迟缓,而指控我的人年轻坚毅而敏捷,他们步伐迅速让我望尘莫及,可惜却行为不义。 既然你们认为死后无意识无知觉,进入沉睡状态,进入一种甚至不会被梦境所打搅的沉睡状态,那么死亡真是一种难以言表的获益啊。要是让一个人选择某个夜晚,将这个沉睡无梦的夜晚与他一生中度过的日日夜夜进行比较,并告诉我们他这一生中有多少日日夜夜要比这个无梦的夜晚过得更快乐更美好,我相信任何人在进行对比之时都会发现,这样的日子屈指可数。如果死亡正是如此,我便将死亡当作一种收获;来世的永恒也不过是一场沉睡。 另一种观点,假如死亡是灵魂从此处移居至彼处,正如世人所言,所有死人都在另一个世界,还有什么事情比去那个世界更幸福呢?可以和俄耳甫斯、荷马交流思想,那还有什么不可舍弃的呢?如果死后真是这样,我愿意一次又一次死去。我当然对这样的地方饶有兴趣,在那里我会碰到大埃阿斯,还有含冤而死的古代英雄,与他们交流思想。在我看来,跟他们曾经的遭遇相比,我所承受的苦痛可以称得上快乐了。 更重要的是,我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进行真伪知识的研究,就如同在这个世界一样。我要辨别出谁拥有真智慧,谁假装自己智慧过人,以及谁毫无智慧;在那里,人们不会因为我的行为便将我置之死地,绝对不会;那个世界的人们除了比我们更幸福更快乐,他们还不死永生,如果传说属实的话。 裁决者们啊,为死亡而欢呼雀跃吧!毫无疑问,善良的人是不会遭逢恶果的,无论生前或是死后。诸神不会对他的命运充耳不闻;即将降临于我的死亡之结局,也绝非偶然。 但我看得清楚,对我来说死亡比在世为佳,最终获得解脱;因此,未有神谕显现来阻止我。出于同样的理由,对于那些指控和将我置罪的人,我并非心怀怨恨;他们对我并未造成伤害,尽管他们此举并非出于善意;于此,我要对他们进行稍稍谴责。 离别的时刻已至,我们要各自上路:我去赴死,你们继续活着。生与死,孰优孰劣,唯有神明方才知道。

 

 

 

 

《圣经·新约全书》中,耶稣被钉死十字架,这无疑是众多方面矛盾冲突的一场集中爆发,它作为一场触动人心的悲剧,成全了旧约全书中的弥赛亚预言,标志着犹太教经典的旧约向宣扬三位一体、求救赎的基督教新约的重大转向。

 

在哲学史上,苏格拉底之死的意义绝不亚于耶稣之死,苏格拉底之死是对后民主时代“多数暴政”的无情揭示,以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为首的哲学家们开始了对人的美德、伦理、民主政治等各方面的深入思考,由此,希腊古典哲学发生了从自然主义哲学步入思考人类自身伦理、政治的雅典哲学的重大转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三到七篇推文,只有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读书与观影






哲学      西方哲学史      苏格拉底      普罗泰格拉      轴心时代     


京ICP备20210350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