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的来源

2022-06-19 10:19:41   最后更新: 2022-06-19 10:19:41   访问数量:27




 

“来份晨报”

“在这,扫码支付,价格在二维码下面写着”

“嘿,又涨了两块?”

“这年头什么不涨价”

 

翻开报纸,一股油墨的味道扑面而来,标题写得这么大却掩盖不了内容的陈词滥调,欧亚国领导人和大洋国领导人通了电话,互相祝贺睦邻友好,这些新闻在多少媒体上都写烂了,为什么印刷着这些毫无意义的文字的报刊还能不断涨价,这些新闻的撰稿人也和我一样觉得他们的工作毫无意义吗?真是一个狗屁的时代,人们做着无意义的狗屁工作,David 写的那本《狗屁工作》讲得倒很有道理,至少50%的人认为自己的工作对世界没有贡献,没有贡献?可是人们为什么却又可以拿到工资呢?薛兆丰、马云这些人说“商业是最大的慈善”,看起来好像有点道理,养活了这么多没用的工作。

 

“美好的东西都自带价格”,又是首饰店的广告,一样的陈词滥调,何止美好的东西自带价格,这些无意义的新闻报道,散发着臭气的报纸,哪个不一样自带着价格?谁给了他们价格?经典的经济学理论说,供需关系呗。供需关系?《最后一个鸡蛋》是谁写的来着?哦,想起来了,是郑渊洁,说是鸡有一天觉醒了,决定不下蛋了,结果仅剩的最后一个鸡蛋价值连城,人类要用军队守护这个鸡蛋。想来这不过是个童话故事,如果鸡真的都不下蛋可,我们会花天价买鸡蛋来吃吗?不会,鸡蛋成了收藏品那另说,从吃的角度来看,人们肯定是会去吃别的东西,看起来供需关系也并没有完全决定商品的价格,人们心里都有杆秤,涨到多少可以咬牙吃,超过了就打死都不吃,转而吃别的,所以供需关系决定的是这杆秤,是千千万人心中的这杆秤决定了商品的价格。这杆秤是什么?是价值?好像不妥,价值应该是商品内在的,是信用?对,是信用!人要向别人借钱,别人要看他的信用,他的偿还能力,偿还能力?是不是也可以归到信用里去?鸡蛋价格多少,也同样看人们觉得它的信用值多少钱。这么说,那些干着无意义工作的人,他们的工资多少也是他们的信用决定的吗?不会吧,他们不是毫无贡献吗?想不通。。。

 

哦,突然想明白了,岗位的信用大小取决于公司的信用呀,公司的目标是存活、是融资、是赚钱,可是公司怎么拿到投资、赚多少钱呢?这还是取决于公司的信用,那公司的信用包括了什么?公司的规模、员工的薪资待遇、对消费者的态度、产品质量等等,原来如此,这不就有答案了吗?公司要想赚更多的钱,就必须扩大规模,“扩大规模”这件事本身有没有意义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扩大了规模,就能赚到更多的钱,所以呢,怎么扩大规模?开设无意义的岗位,这些岗位有意义吗?显然是有的,公司规模扩大了啊!把国家想象成公司是不是一样呢?嗯,一样的!可是,如果归根结底去想,公司作为人类商业的一环,它扩大规模有意义吗?没有啊,人类可真是愚蠢,印钞机开足马力印出花花绿绿的钞票,在市场上左手倒右手,最后在手手交换过程中渐渐被撕碎,这像什么呢?像不像我们的现代世界这个巨大的机器,像一头失控的野兽,把每个人撕得粉碎。

 

无意义,现代,后现代。。。想啥呢,又到午休时间了,去睡觉吧。

 

 

 

 

近来读《尤利西斯》读的有些晕,午睡前写的一篇意识流的尝试。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三到七篇推文,只有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经济学      报纸      价格      现代      后现代      意识流     


京ICP备150185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