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2022-07-03 11:20:08   最后更新: 2022-07-03 11:20:08   访问数量:84




 

周末在家听雨,午饭间突发奇想,构思了一个小故事,以三幕剧本的形式写了出来,聊为一乐。

 

 

【第一幕·高加索】

 

[ 幕启,高加索山巅,两解差押普罗米修斯上 ]

 

普罗米修斯:二位神,你们将我带到这里,是要让我日复一日去推那巨石上山吗?

 

解差甲:神爷果然名不虚传,如此神算,不出奥林匹斯就已经知道地狱中那欺骗了神的西西弗斯遭受的惩罚。

 

普罗米修斯:欺骗了神是吗?那我又是犯了什么罪?盗火吗?

 

解差乙:神爷千万别为难我们,我们也是奉了那雷霆主神宙斯的命令,将您押到此处的高加索山,别的小的实在是一概不知。

 

普罗米修斯:我向来清楚宙斯的心思,他从不单单惩罚一个人,他给西西弗斯的诅咒是降给每一个凡人的,让他们就像是奴隶一般地面对自己日复一日重复着的生活。然而我早已看穿了这惩罚的本质,如果让我在此地推那巨石,我便会在推石的间歇去欣赏这世间万物,我将在重复的神罚之余思索这世间的一切,众神的奥秘终有一天会被我这个先知之神计算的一清二楚。

 

解差甲:神爷,我听别的神议论,说您是至高无上的地母盖亚所生的泰坦古神,就连众神之主宙斯也不能为您降罪,顶到天儿,只能将您束缚起来,绝不能有具体的惩罚。

 

普罗米修斯:真有此事?那你二位将我带至此处难道不是要在我身上施加惩罚?

 

解差乙:我们奉雷霆主神之命,将您带到这高加索山巅,用这火神赫菲斯托斯打造的锁神链将您捆缚在这山巅上。

 

普罗米修斯:除此以外,再无别的惩罚?

 

解差乙:除此以外,再无别的惩罚。

 

解差甲:(开始捆缚普罗米修斯)神爷,您别怪罪小的们,小的们只是奉命行事,我给您捆松点。

 

普罗米修斯:(背靠山石,呈大字被捆住手脚)我作为泰坦古神,这样的捆缚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终究不明白,那日我登上奥林匹斯山盗火之时,主神宙斯应当是早有预料的,他既然暗中容许我成功盗火,却又为何要将我束缚?

 

解差乙:小的们当真是奉命行事,一无所知。神爷,您在这儿风凉着,雷霆主神留给小的们的时间不多,小的们得赶紧回去复命了。

 

[ 两解差下,幕闭 ]

 

 

 

【第二幕·化鸢】

 

[ 旁白:时光飞逝,这一转眼的工夫,已经不知道是过了多少年月,那普罗米修斯如今还被捆在高加索山,动弹不得 ]

 

[ 幕启,高加索山巅,普罗米修斯赤膊被原样捆绑,旁边另一个普罗米修斯上,坐在被缚的普罗米修斯身旁 ]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我被绑在这儿多久了?

 

坐着的普罗米修斯:数不清多少年月。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宙斯不能惩罚一个泰坦古神?

 

坐着的普罗米修斯:你告诉我是当日解差说的。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这才是最残酷的惩罚!

 

坐着的普罗米修斯:怎么说?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孤独!无尽的孤独!我本诞生在众神之前,我见过众神都无法置信的事物,我见过大地母亲的裂变,我见过天空之神的怒火熊熊燃烧,我也见过崛起的众神在奥林匹斯山巅燃起的火苗,我更知道,我和雅典娜共同灌注到泥土中的精神与智慧,正在那冥冥的黑暗中闪耀!而如今,我被束缚在这里,无法挪动分毫,我能够做的,只有一件事,思考。无尽的岁月里,我的思考未曾停止,然而,如同黑暗对光明的侵蚀,孤独也始终侵蚀着我的思想。我只能在心中分裂出了你,我相信,你能帮助我,战胜这无尽的孤独与寂寞。

 

坐着的普罗米修斯:神圣而高傲的先知之神普罗米修斯啊,你可知道,寂寞与孤独就是你这无尽智慧与生俱来的诅咒?你日复一日的思索,终将导向怀疑、虚无与批判,让你迷失在这血与暗的深渊中。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那掌管着无尽黑暗的深渊之神塔尔塔洛斯关押着我的无数兄弟,而如今,我也坠入无尽的深渊了吗?自由,我渴望自由,然而我怀疑我的存在,没有被束缚的你啊,回答我,到底是我生出了你,还是你生出了我?

 

坐着的普罗米修斯:智慧的普罗米修斯,你已经癫狂了吗?我是你的思想,你是我的肉身,我因你的孤独而诞生。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我的思想?我的思想是一只强健的雄鹰,我的灵魂是自由的先知之神,那就化身为雄鹰吧,我的思想!

 

[ 坐着的普罗米修斯变化为鹰 ]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尽情的飞吧,我胸中的雄鹰!

 

鹰:我因你的孤独而生,我又怎能独自奋飞,我的肉体尚被束缚,我又怎能在天空中翱翔?

 

被缚的普罗米修斯:我注定无法重获自由?我注定无法摆脱孤独?我注定要陷入癫狂的深渊吗?不,我不是我,长久的束缚、漫长的孤独早已让我失去了知觉,我没有意识,我无法感受到我的存在。刺激,我需要刺激,我的雄鹰,你因我的孤独而生,让我摆脱孤独是你的使命,来吧,啄食我吧,让我感受到疼痛!

 

[ 鹰绕舞台一圈后飞回,啄食普罗米修斯内脏,普罗米修斯流血 ]

 

普罗米修斯:痛,我痛,我存在!

 

[ 幕闭 ]

 

 

 

【第三幕·神罚】

 

[ 奥林匹斯山圣殿内,宙斯、赫拉上 ]

 

赫拉:天父,你对那古神的惩罚是否太重?仅仅因为他替人类盗火?

 

宙斯:我对西西弗斯的惩罚并非因为他欺骗神祇,我对普罗米修斯的惩罚也并非因为他盗火。

 

赫拉:那是?

 

[ 赫尔墨斯上 ]

 

宙斯:赫尔墨斯,你这是刚从高加索山回来吗?

 

赫尔墨斯:是的,父亲。

 

赫拉:你可曾见到那被绑在高加索山巅的普罗米修斯?他现在怎样?

 

赫尔墨斯:我见到了他,他因无法抵御孤独与寂寞的侵蚀,用他的神力化出一只巨大的鹰隼,每天啄食他的内脏,一入夜,他作为一个神祇便能够让伤口尽数愈合,如此循环,日复一日。

 

赫拉:(惊)怎么会这样!他肯定是痛地高声尖叫吧?

 

赫尔墨斯:不,他已经因为日复一日的刺激变得麻木、消沉,他的头垂到肩上,脸上毫无生气。

 

宙斯:好,我看先知之神已经受到足够多的惩戒,赫尔墨斯,你可知道寻找金苹果的赫拉克勒斯如今走到了哪里?

 

赫尔墨斯:他三天后便会走到高加索山。

 

宙斯:那正好,你去找你的哥哥赫菲斯托斯,索要那条捆仙链的钥匙,先行去把普罗米修斯的锁链打开,三天后,等到赫拉克罗斯走到高加索山,他自然会射杀那条鹰,砸碎那锁链,救出普罗米修斯。

 

赫尔墨斯:好的,父亲。

 

[ 赫尔墨斯下 ]

 

赫拉:天父,这刑罚即便是对于万恶之人也太重了。

 

宙斯:你忘了吗?就连我也没有权力对那泰坦古神做出什么惩罚,限制他的自由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是他自己沉溺于外在的刺激,才让他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赫拉:你早知如此?

 

宙斯:没错,对我们来说,一个先知之神最大的威胁,就在于他对真理的窥知,他那永不停歇的思考早晚会成为不容小觑的力量。如今,他沉迷于感官的刺激,以至于变得如此麻木倦怠,即使是一个先知之神,也再不足虑。而这对感官刺激的追求,也必将成为一个诅咒降临到曾吹入他普罗米修斯的精气与智慧的凡人的头上,而我,终将加冕为这地上,不灭的神王!

 

[ 幕闭,全剧终 ]

 

 

 

 

随着人类历史高歌猛进地迈入工业时代,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社会环境日新月异,人类切实感受到了宇宙的浩渺、真理的恢弘,从而更加认识到自身的渺小。而随着城市化率的飞速提升,以及工业化带来的对生产效率前所未有的过度追求,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不断拉大,孤独成了现代社会的主旋律。每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人,都无不感受到他们如同被神惩罚的西西弗斯,日夜从事着推动巨石上山的惩罚,看着科技的提升,却无处安放自己的心灵。

 

然而,时至今日,怀疑着自身存在的人们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 刺激,感官的刺激让身处现代社会中的人们感受到了与眼下高楼林立的世界截然不同的新天地,在短视频中、在游戏的田野中、在动感十足的动次打次中、在直播的买它买它的叫卖中,人们感受到了自己作为主体的意义,随着指尖的滑动,新的刺激接踵而来。在一波又一波的刺激中,人们就像这被缚的普罗米修斯,自愿被自身多余的精力变化而成的雄鹰啃食着自己的精神和肉体,他们放荡不羁的灵魂终于变得麻木、倦怠而疲惫。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三到七篇推文,只有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居士的创作






希腊神话      现代      后现代      倦怠社会      后疫情时代     


京ICP备20210350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