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密

2022-07-31 16:03:14   最后更新: 2022-07-31 16:09:41   访问数量:46




 

深夜,捕鲸船斐廓德号在大西洋上航行着,水手仓里,水手们正躺在各自的吊床上闲聊,以实玛利突然神秘兮兮的说“听,你们听到了吗?每到深夜我就听到夹板下面的抽水机在轰轰作响,该不会?”,比勒达赶紧说“你是个水手,这不是你能说的!快闭嘴!”,另一个水手费达拉则若无其事的说“你是说船漏啦?放心好啦,船长、大副二副三副他们可比你有经验多啦,你有心思担心船漏,是不是你没好好做你水手的工作?”,大家哈哈一笑,各自睡去,唯独没有发表意见的水手詹姆斯陷入了忧虑,迟迟没有睡去。

 

一大早,水手们就被捕鲸船的巨大摇铃声召集到了甲板上,只见三副弗拉斯克等在那里,他正聚精会神地卷着烟,离他两步远,水手詹姆斯瘫靠在船延边,露出恐惧的神色。

 

弗拉斯克看水手们都已经聚集在自己的面前,清了一下嗓子,把一口痰吐到海里,点上刚刚卷好的烟,厉声说“我听说,有人在传,说斐廓德号漏水了?”

 

水手们面面相觑,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弗拉斯克走到詹姆斯身边,一只大手抓住詹姆斯的肩膀,用力摇了摇“诶,詹姆斯,你说说,是谁告诉你船要沉了这回事?”

 

詹姆斯被吓呆了,摇着头说“没,没有,没有要沉”。

 

弗拉斯克使劲抽一口烟,“我看,你把船漏了这件事说出来,是完全没把船长、没把我”,说着,弗拉斯克环视一圈“也没把这船上这么多水手放眼里啊”

 

弗拉斯克一推詹姆斯,詹姆斯的后背重重的撞上了船延,“没,没,我没说”

 

弗拉斯克毫不理会詹姆斯无力的辩解,面向着水手们,进一步提高了嗓门“今天出了这种事,居然有人胆敢说我们的船漏水了,这是什么心思?我懂!这是公然挑衅,这是站在了全体船员的对立面”

 

说着,弗拉斯克愤怒地把嘴里的烟掇在了地上,用脚使劲撵上去,仿佛害怕那支烟自己活过来。“现在出了这种事,我作为这条船的副手,我怎么和船长交代?”,弗拉斯克大喊:“说呀!我要怎么交代?”。

 

弗拉斯克抬起左手,指着詹姆斯,但仍然面朝着水手们:“他,詹姆斯,是我弗拉斯克的人,是我带上这条船的,今天这出事情,我不知道你们还有谁也在说,但我是从他詹姆斯嘴里听到的”,弗拉斯克脸上露出酸楚:“他,詹姆斯,我的兄弟,胆敢说我们的船漏水,我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处置我这罪大恶极的兄弟?”

 

弗拉斯克面前这一群噤若寒蝉的水手之中,突然爆发出了一声叫喊“杀了他”,只见越来越多的人高举自己的拳头,振臂高呼“杀了他!杀了他!”,一声声叫喊变成了整齐的声浪“杀了他!杀了他!”。

 

弗拉斯克举起左手,示意大家安静,他低下头,看向地面,“詹姆斯,你有什么话说?”,甲板上安静了,只能听到詹姆斯在一声声有规律的抽泣。

 

“砰”,一声巨响,右手握着左轮枪的弗拉斯克转过身,背对着詹姆斯,头也不回地走向后仓,剩下一群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水手呆呆的留在在甲板上。

 

突然,弗拉斯克停下脚步,扭过来对着众人喊了一声:“别愣着,把尸体丢海里去!”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三到七篇推文,只有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龙渊阁记      居士的创作      白鲸      莫比迪克     


京ICP备202103503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