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

2022-09-17 17:54:38   最后更新: 2022-09-17 17:54:38   访问数量:35




 

“叮当,叮当,叮叮当”,黑暗狭小的铁屋子外,传来一阵阵有规律的钢铁敲击声,那是敌人正在制作新的镣铐。

 

“你听,这屋子外面风呼啸的声音”,囚徒赤裸上身,身上遭受酷刑的伤口已经尽数结痂,他奄奄一息地倚靠着铁壁,艰难地仰起头。

 

阴冷潮湿的铁牢,只有巴掌大小的铁窗作通风之用,长在这铁壁上两米多高的它成为了这铁牢与外面联通的唯一的通道,一丝丝光亮从这巴掌大的窗口透进来,让黑暗的地牢里有了些许自由的空气。

 

“我早就听腻了这风声”,衣衫褴褛的狱友淡淡的说,“我劝你少说点话,别总是朝那些人咆哮,也不至于被打成这样”

 

“嘘,别说话,那不是风呼啸的声音”,囚徒坚定的眼神仿佛这黑暗中的一道光,直刺得狱友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也抬眼看向那小小的窗口,风自然在呼啸。

 

“你听,是战马在咆哮,他们来了,他们来了!”囚徒眼中盈满了热泪。

 

“他们是谁?我就只听到了风声”,狱友低下抬着的头,淡淡地说道。

 

“快,扶我起来,解放战士们会来的,他们会跨过长江救我们出去,快,快扶我起来”,囚徒一手撑着地,想要靠手的支撑把自己扶起,几次都失败了,但他仍然执拗地用力撑托。

 

“别指望了,我只听到了风声,你别这样,我看你这么折腾你那身子,怕是不用等他们对你行刑,你就先散了架。”,狱友注视着囚徒的一举一动,看着囚徒的一次次努力,狱友还是动了恻隐之心,他扶着墙壁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来到囚徒身旁,一只手紧紧握住囚徒的左臂,一咬牙,强行将囚徒搀扶了起来。

 

在狱友的搀扶下,囚徒颤巍巍地靠墙站着,血肉模糊的脸上狰狞着挤出一抹微笑,向狱友致以感谢,“这牢里可有梯子?我想张望张望那外面的世界,兴许我没有听错,解放军的战马真的已经来到了这里,只是我们这地牢不能被伟大的人民解放军看到”

 

“我听得真切,外面只有北风,没什么战马,再说你这身子,给你个梯子你也爬不上去,你还是再躺地上歇着吧”

 

“不,就是让我从这窗外望上一眼,我死也就瞑目了”,囚徒浑身在颤抖,扶着这囚徒的狱友感受到,这颤抖不是源于囚徒的虚弱,这分明是一股未知的力量在从囚徒体内迸发出来,狱友的内心被这股力量击中了。

 

“别说那个晦气的词”,狱友一只手搀扶着囚徒,一边弯下腰用另一只手擎住了囚徒的小腿,“嘿”,狱友也不知怎的突然有了这股力量,将囚徒托举了起来。

 

就在这一瞬间,囚徒到达了那个他从未想过能够到达的小窗,他兴奋到了极点,他希望能够真切地看到外面世界的一切,他要用他的目光寻找自由寻找希望,戳穿这现世的一切谎言,他要看到,那伟大的人民解放军就在向他奔跑,他要看到,无数的孩童高举着花迎接着他的出狱,他要看到,在花海之中是幸福、自由而开放的广大人民。

 

就在一瞬间,狱友也无法支撑囚徒的重量,摇晃,剧烈的摇晃,直到两人重重地跌在地上,囚徒感到浑身的每一块骨头都摔碎了,他喃喃地说“再让我上去一次”,他知道这不可能,但在这黑暗的铁屋里,他又怎么能在一瞬间适应那小窗的光亮,外面的光线灼烧了他的眼睛,除了光芒,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他渴望再爬上那个小窗。

 

“踏麻得,你们52号牢房里干嘛呢?皮又痒了是不是?敢再发出点声音,看老子不扒了你们的皮!”外面传来了一个高声的叫嚣。囚徒愤怒了,他呕吼着:

 

“有本事杀了我!伟大的英特纳雄耐尔一定会实现!伟大的解放军一定会击碎这所有的牢房,伟大的档一定会创造一个没有牢笼的世界,我们的后代将再也不用梯子就可以看到全世界的光芒!”

 

咔啦啦,牢门打开了,一只手将趴在地上的囚徒拎了起来,“我倒要见识见识,你这点文化到底在这牢里能派上什么用场”,那进来的人拖着囚徒消失在了狱友的视线外。

 

嘶,啦,伴随着一声惨痛的尖叫,狱友内心如同刀搅。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死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狱友听到了囚徒的高声呼号,伴随着一声刀丢在地上的声音,他默默地流下了泪水。

 

 

 

 

本周在 B 站上刷到一个视频,题为《学英语,是对时间和生命的浪费》,这个视频是艾跃进教授生前的一次演讲,主要思想是认为英语的主课地位以及我们对英语学习的强调达到了近乎荒谬的地步,这是帝国主义对我们思想的奴役,是对我们的时间和生命的浪费。对这个视频,我发了一条弹幕“中华文化确实博大精深,但目前在尖端科技领域,西方仍然掌握这先进地位,不学英语,芯片都研究不出来,怎么科技创新?”,也许是这个弹幕引起众怒所以被举报了,我的 B 站账号被封 7 天,也没有什么申诉渠道。

 

这让我在吃午饭的时候想了很多,为什么我们总是感到十分闭塞,西方人可以无障碍地阅读几乎全世界的学术文献、书籍、新闻报道,而我们如果没有英语,就只能阅读中国自己写作与翻译而来的书籍,当然了,中国有着五千年的历史,中国的书籍穷尽多少岁月也无法研究其九牛之一毛,但这地球上并非只有中华这一个文明,对吗?家乡菜再美味,我们也应该尝尝大江南北的美食,难道不是吗?况且西方在哲学、文学,尤其是20世纪以来所建立的现代主义艺术、科学技术等等领域都有着令人瞩目的成就,封闭守成真的是革命先烈流血牺牲想要换来的那个明天吗?

 

想到这里,吃完午饭的时间,我写了整篇短文,有思想和抱负的理想主义者在现实中满身伤痛,而旁人不过是麻木地看着他,他的理想对于旁人来说也许仅仅是那一点点能稍稍触动一点的力量,但那些被触动的麻木的旁人,恐怕也仅仅是默默地流下泪水罢了。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以技术为主,涉及历史、人文等多领域的学习与感悟,每周三到七篇推文,只有全部原创,只有干货没有鸡汤

 

居士的创作






居士的创作      革命者      夏明翰     


京ICP备2021035038号